⑅朸呖子 勇利成分严重不足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因为生病……三天没滑冰了 真的好难受_(:з」∠)_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 大概现在也是 由此一点兴趣爱好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学过 特别羡慕有才能的人 当所有孩子都抱怨家长逼着他们学各种东西不考虑他们的时候 我其实也很疑惑为什么我父母也不逼着我去学些东西 没在小时候培养一个特长算是我一辈子的痛

之前穿着冰鞋、踩在冰上 抓着教练的手的时候就会想 反正我什么都不会 至少是滑冰 仅仅把这一样东西学会也好 能让我得到一个平日中忘却自我的消遣 也让我得到一个可以向别人炫耀的东西

说什么也不想停止滑冰 在未来的某一天巡礼唐津市 并且在那片冰面上滑出一段自由的动作 是我最大的愿望


同上 不能滑冰好难受。

最近沉迷吃鸡……啊不对 是我沉迷看别人吃鸡

我这个从来不玩游戏的人突然发现自己超喜欢看别人玩游戏 然后趁着最近吃鸡血洗B站 一有关注的up开始直播吃鸡我也就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了…… 然后抬头一看八月怎么半个月都过去了

我要振作🌝

说真的我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好奇为什么说久保是羽生黑……我也搜了很久但TM越搜越气😃

首先是一群无知脑残挑事 然后害得两边一直在打 找了好久好久官方除了动画里出现过羽生的画面以外没有任何言论

脑残怎么这么多???😃

……卡文卡的很严重 然后今天下午突然灵光一闪想写有关希腊神话的au……

然后发现我错了 之前没有任何了解的我绕在茫茫神海之中现在快疯了……顺着关键词条点开了一个又一个页面 眼前满满都是神的名字 所以你们外国人的名字怎能那么复杂……

半夜听着ost快哭出声来 毕竟等了这么久 一听到音乐动漫画面历历在目……

Barcelona 和 Kamome 两首真的太棒了 我本来买ost只为了后者结果听着Barcelona听到无法自拔 没想到全曲这么好听

我妈看着我摆了一坨的吧唧亚克力趴趴BD杂志立牌海报和文件夹 特好奇的抓起一个趴趴问我
诶你跟我说说 这都啥啊你买它 都多少钱啊

我 不贵 真不贵

我妈 你的不贵是什么意思

我 没啥 真的不贵

我妈 你说你 买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啊 买个抱枕我还能接受

我 那我就买个抱枕好了 800块钱(勇利的等身抱枕!)

我妈 啊?多少?

我 800!

我妈 咱家的枕头20!!!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钱都花哪了……感觉并没有拿到多少东西……看看那些收复数的大佬就觉得羡慕 没钱心塞

【维勇】未成年的东方男孩•灵魂伴侣(1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上一章的维克托视角 (含少部分披集视角)
•维克托不管是男是女都是男女通撩呢2333



正文



维克托在巴塞罗那酒店的床上醒过来了。


一番洗漱之后维克托开始收拾行李。回想着之前勇利的答复,整个人的思绪又变得乱作一团。他大概没有责怪勇利,而是责怪自己的魅力不足以让勇利向他飞奔过来,一把抱住的地步。维克托默默的叹了口气。


可谁知道以前没有过呢?或许只是某人现在太过腼腆了。


两人此时身处巴塞罗那。明明前一天勇利的时差还没倒过来,整个人瘫在床上盖着被子,就跟一只害羞的小猪一样,攒成一团格外有趣。可今天一大早太阳还没升起来呢,维克托就在朦胧之间听见勇利开酒店房门走出去的声音。


然后等维克托终于醒过来,花了五秒钟反应一下现在的状况。


他本来想庆祝一下在他迷上勇利之后他们第一次同住一屋,大早上在异国的晨光之下直接扑到自己家小猪的身上来一个深~切又包含热情的早安吻来激励一下勇利,顺便欣赏一下勇利满脸通红受到惊吓的表情,算是体验一把自出生以来最美好的清晨了。


谁知道那个小笨蛋毁灭了维克托这个愿望。于是他只好默默掀开了被子开始收拾两人的行李,同时再在心里抱怨一下那个不识气氛、又不知道现在是去晨跑还是去冰场了的小猪。


维克托才不会说昨天晚上没收拾行李是因为一边他兴奋的思考着要不要夜袭,慢慢就不小心睡着了的缘故。毕竟两个人床离得很近,维克托一个侧身倒在床上,就发现勇利的面容近在咫尺,仿佛两个人就躺在一个king size的大床上。再美化一点,四舍五入就等于脸贴着脸腻在一起睡觉啊!


当时勇利的嘴角甚至还带着微微嬉笑的意味,嘴唇随着呼吸的起伏在维克托眼前晃荡,看的他都有些晕了,可能还有点脸红。窗外透进来的光有些暗,不足矣让维克托看清勇利唇瓣上的光泽。他不禁想伸手去触碰勇利的脸,可当手还没伸到勇利的脸上,整个人也被祥和的景光一起卷入了沉沉的倦意,和眼前这个人一起。


那之后的事便是维克托现在独自一人留在酒店里,趴在乱七八糟的行李箱前怄气。他有些埋怨勇利,可思绪还是不自觉的神游到勇利身边,一思一念都在考虑勇利此时在干什么。


勇利可能会找不到去往冰场的路,在巴塞罗那这个复杂、建筑群鳞次栉比的城市里的某个十字路口焦头烂额,也有可能直接避开了密集的人流,走到他最喜欢的海边,任凭内心在异乡沉寂下来,回想家乡带给他的祝福。


维克托正想着,手也不自觉的开始帮着勇利收拾东西。勇利的行李箱一向归整得干净利落,可维克托就是止不住自己的手伸进旁边的那个箱子里去一探究竟。未知总能令维克托兴奋,更不用说那是勇利的了。


胡乱抓着,维克托摸到了一个塑料瓶子。一般人看了大概都会觉得那是普通的保健品,维克托也正准备再把它塞回去,但我们的天才外加传奇先生猛然对手中这一坨奇奇怪怪的药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以及怀疑感。维克托不曾记得勇利会吃什么保健品,当然也没有听到过来自本人的否定。面对着手里的东西,维克托莫名其妙的对这个莫名其妙的东西陷入了沉思。


或许去问勇利会让他生气,因为自己动了他整洁的行李。或许他应该问问别人,但别人大概也会对这个没有任何包装的「保健品」产生疑惑,甚至引发一些别的事件,像克里斯那样的人绝对会搞起一场风波,让勇利知道就糟了。


不知道维克托蹲在地上托腮思考了多久,他灵光的脑袋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名字:披集。


SNS

维克托:我记得你和勇利是很好的朋友来着?

披集:呀 我竟然被大佬点名了!好激动好激动 赶紧截图

维克托:: D 所以你现在跟勇利在一起?

披集:是的是的 一见到我就开始说你

维克托:?!他说什么了!

披集:是啊 我是勇利的好朋友。

维克托:(ノへ ̄、)

维克托:那好吧 勇利他有吃保健品的习惯么?我在他这里发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药

披集:?

披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伙计你要不要也来一颗

披集:我没想到他居然还留着!还放在自己的箱子里!

维克托:所以这是?

披集:我有个好点子 你吃完药过来找勇利吧 觉得能让他大吃一惊 这是一个会改变你身体特征的药,限时12小时

维克托:勇利怎么留着这样危险的药??与其说危险倒不如说有些神奇……

披集:是吧是吧,很有新鲜感对吧!哈哈 那是我一年前给他的 目的嘛……对 你吃了就知道了

披集:记得及时脱下衣服!俄罗斯大美人

……

披集:伙计你还好么 冰场的人都快走光了!

披集:虽然我确信这个药没有副作用但是你别吓我啊!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这边可怜的 独自一人的勇利还需要你呢!

维克托:……

维克托:披集,我从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美。

维克托:你竟然不是关心我……等等!

维克托:那么说一年前我遇见的那个美女是?!!

维克托:我还以为那是个15岁的姑娘!

维克托:天哪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被迷住了!明明是个孩子却有股神秘的魅力……

披集:我相信你刚见到勇利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

维克托:我现在忍不住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那个女孩是勇利真的太好了

维克托:现在冰场还有谁在么?

披集:还有那只小猫和那个自恋狂……

披集:呸,是尤里和JJ在,但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要走了

披集:没错他们已经开始换下鞋子了 但是尤里拒绝和JJ一起出去 真是固执啊

维克托:好的👌🏻

披集:记得感谢我啊美女 别忘了带个帽子

披集:一个长得那么像维克托的美女出现在大街上会出事的

维克托:好的我准备出发了 我要赶快去挑一身好看的裙子!

披集:哦你别忘了向勇利解释清楚!那个孩子脑子转的可没有你快!

披集:他大概会认为你是个尼基福罗夫家的私生女……也有可能不会诶,毕竟你之前是长发来着

维克托:(^_-)☆

披集:勇利又开始不安了呢 我还以为他在之前的自由滑里已经表达出来他的决心了呢!

维克托:是啊……那之后他又开始抗拒我

披集:这说明镇定剂打的不够啊,你没有足矣让勇利安心!勇利需要的是你们两人之间关系的证明还有真正的互通心意,而不是你的眼神和调情!

披集: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了 好好发挥吧 神明大人

维克托:嗯 谢谢你


—————————————


披集脚还踩着冰刀,他放下手机叹了口气。心想这个俄罗斯的英雄怕不是个傻子,竟然一点也不震惊!还是说天才都这个样子?接受能力比常人都高好多?


披集看向冰场中心仅剩的一人。他本来还想着要久违的和勇利一起挽着手走出冰场,就像他们在大学那样开开心心的一起走回宿舍。披集甚至还可以在勇利旁边调侃维克托两句,帮勇利说出来他不敢说的话。十分可惜,剩下的时间只能交给这两位新人,并且信任他们了。


“勇利,那我先走了哦~记得要追求现在的幸福啊!” 披集喊着,转身随着尤里奥离开了冰场,刻意不去在意勇利的回应。


——————————


维克托放下手机,震惊于勇利竟然还有这么个朋友。确切的说,勇利曾经提到过这个泰国选手,他的大学室友,也是最好的朋友,可维克托从来没想过他这个朋友竟然这么……万能?竟然连这种非人类的药都可以弄到。


维克托摆弄得自己久违的长发,抚摸着它们捧到面前,亲切的问候了一句「你们还好么?我的宝贝」。几年未曾打理过长发的维克托放弃般的把头发甩到身后,又再一次观察起自己女性化的身体:「天哪,这个镜子里的美女是谁?啊美丽的小姐,如果你能穿过镜子,踏入这个美丽的世界,我一定会忍不住请你喝一杯的。」


「但是可惜了,我不会爱上你,美丽的小姐。还有一个更加惹人怜爱的小家伙在不远处等着我。」


「嘻嘻,моя снежинка(my snowflake)。」


「要让勇利安心才可以,在这个最后的时期。」


「或许之前撩人的方法对勇利无效,也或许是因为这回是真情实感,自己也有些慌张了。」


「那么我该拿你怎么办呢?我的小雪花。」


维克托出门是随手在梳成马尾的长发上扣了个棒球帽,简单的套了一件运动卫衣。然后他以最快的速度进了一家装饰大气,灯光略有压抑感的店面,迅速刷走了一件她认为最好看的裙式外套。店员叫住摘了棒球帽子的她,解下她十分凌乱又与华丽的服装不配的马尾,熟练的为她编了一个小盘花在头顶,为她梳理垂下来的银发,最后扣上了一个古英伦风的女士帽。


“女士您是要在异乡与心上人约会么?这么着急,还直接选走了我们家镇店之宝。”


女店员见面前的人儿转过身,美若天仙的面容对她一笑,绵柔的蓝眼睛注视着自己,也不禁红了双颊,感叹着这个超越性别的魅力:“您长得实在是太……太美丽了,不用帽子挡住的话会引来很多路人的视线、影响您与心上人的约会的……”


“亲爱的,谢谢你为我编了这么好看的发型,还为我换掉了那个简陋的帽子,我正不知所措呢。” 维克托站起来,拉过店员吻了她的双颊,“如果有时间的话,我真想学习你那灵巧的手艺,也为你编上这样的发型,一定很符合你的气质。”


维克托在转身之前,对店员甜甜一笑,舍弃了之前作为男性时标准性的wink,瞬间找到了不同的自己吸引别人的不同方法。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种才能了。


受到过良好训练的店员也承受不住维克托的撩拨,慌张的跑回后台扶住自己通红的脸,然后准备向朋友同事宣布自己刚在见到了下凡的女神。吸引了那样美丽的人的男士,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维克托抓着帽子小跑几步才赶在勇利出冰场之前到达体育馆,远远的她就看到东南亚选手在大门口急得直跺脚。


“就算你再漂亮我也得指责你!太慢了!勇利要是早出来了的话计划就泡汤了!”


维克托一笑,甩了下头发,转了个圈:“有什么关系嘛,要是我没来,你带他来找我就好了。”


“这就是你不懂了!勇利刚才的样子可孤独了,而且我这个,他最~好的朋友,还抛下他先走了,就是为了让他在悲痛欲绝的那一刻见到你!然后接下来就是水到渠成,你只要听他慢慢开始跟你倾诉,然后引导他就好了!”


“「悲痛欲绝」什么的没到那种程度吧哈哈,好的接下来就听你的了大佬。”维克托找回了自己的wink


“那我走了,” 披集的眼神有点怀疑,但只能往外走,“那你先在这里摆个美美哒姿势等着勇利看到你时就像找到光明那样的眼神吧!”


维克托承认,当她转向勇利并且含笑注视着他时,她的确看到了勇利顷刻消去混沌的眼神,那对蜜棕色的眼睛就像在转瞬之间被打磨剔透的宝石一样,让维克托不由自主的喊出了他的名字。





后记

my snowflake 这个梗太棒了 之前就说过俄罗斯人称朋友为dear 对恋人有拟物的昵称 然后看到了大大在微博上发的 victor对勇利说 「你是我的小雪花 因为世上没有任何人能像你一样」整个人都萌化了嘤嘤嘤

前几天我跟自己说 维克托女化这里挺重要的 多写点 写三章好了
结果现在已经两章写出去了…从未知道自己还有这等战斗力…
那我就挑战五章!五章就五章,谁怕谁啊哼(。・ˇ_ˇ・。:)

说起来前几天我写的那个脑洞 在我自己开来就是一点逻辑 连贯性都没有 纯属一个小事情竟然炸到热门去了我整个人都蒙了
是大家都喜欢看短篇还是我的长篇写得太惨不忍睹了……∑(O_O;)总之随便提意见啦 我一直都是自顾自的写 也不太清楚大家喜欢啥样的 自己看自己前几章写得也真的是够惨不忍睹的(ノへ ̄、)

(我才不会说本来是要昨天更新的 结果一不下心把昨天下午到夜里直接睡过去了…… 反正日更做不来 我就努力隔日更呗(•͈˽•͈)

深夜随意的两笔若维……

本来想画长篇里的桥段来着 但我发现我不会画御姐型 悲伤_(:з」∠)_

【维勇】听说你们亚洲男性都不怎么长体毛??(一发完)

•睡前要不要来一发小甜饼~

•真 随性的脑洞

•感觉我最近看到什么都能脑补出来文了哈哈哈 

•又名:「听说你们你们老毛子内心都是糙汉子??」




维克托:“呐,勇利,你家有那种单人的洗浴间么?不是像外面温泉那样大家都搬个木凳子坐一排的那种……”


勇利:“嗯?有啊,就在室内温泉的旁边,尤里奥刚来那次就让他在那里泡的木桶啊。怎么……”


勇利一句怎么了还没说完,就看见维克托抛下玛卡钦慌慌张张的疾步走下楼。


奇怪,很奇怪!相处一年来,维克托从来没有在勇利面前显得这么神神秘秘过!可怜的贵宾犬在勇利脚边呜呜嘶鸣着,勇利心疼的蹲下去揉了揉玛卡钦的脑袋,一脸宠溺的微笑着,突然定下决心坚定的说到:“哟西!就让我们来一探究竟吧,看看维克托究竟在慌什么!谁叫他抛下我们家玛卡钦来着!”


“汪!”


男子汉的话扔出去了,可面临着维克托所在的浴间,勇利整个人又被自己怂在原地。玛卡钦侧身拱了拱勇利的小腿,却依旧见他定在原地,迟迟不伸出手推开门。


门里的可是自己追了十几年的偶像啊!在怎么说,偷看维克托裸替什么的,勇利感觉自己偷窥的目的都变了……


玛卡钦:你可是主角你怎么能怂呢!!你不行我来推门!


勇利一见玛卡钦把爪子覆在门上,哐啷哐啷的狗指甲刮在门上的声音直接从闹内神精传入耳畔并且在不到一秒回响了个够,他整个人都被幻想出来的声音惊吓到跳起来,身体整个直接扑倒在可怜的贵宾犬身上抱了个满怀,慌张的拉回玛卡钦的爪子,全身都在随着强烈的心跳震动,内心在尖叫:千万别被你家主人大大听见我在他门口密谋着偷窥啊!我才没有什么奇怪的打算!


勇利尽全力冷静下来,对着玛卡钦微微一笑,冒着冷汗用气音提醒道:


“不要动哦,咱们俩都不想被他发现吧?”


“汪。”玛卡钦乖巧的用气音回道,引得勇利一阵笑。可惜玛卡钦表达的意思大概是:我才没有你这么怂。


然后勇利陷入了沉思。


首先他自己脑中就自欺欺人的掩盖过了他不敢偷窥的想法,又开始新的一轮思想战争。被维克托发现了怎么办?说自己怕他昏在独自一人的浴间里所以关怀的来瞅一眼?你以为当代传奇是十岁调皮、那种去游泳池会在场边轮着圈的跑然后自作的滑一跤就扑在妈妈的怀里哭的那种熊孩子小学生么?


那么说:啊~维克托,这间浴室里有洗发水么?我拍没有就给你带了一瓶~


啊啊啊勇利你家的温泉是对外开放的!是要接客人要!收!费!的!那!种!没有洗发水这种服务上的重大失误,以后还想在严谨的日本第三产业里平安的活下去么?!


玛卡钦:焦头烂额的勇利get√ 这样急到抓头的勇利真是久违了呢~


勇利自顾自的纠结着,突然感觉到裤脚被扯了一下。玛卡钦提醒了一下勇利,顺着玛卡钦的目光勇利看见了挂在墙上的钟表。


在怎么说这时间过得也太久了!


勇利也忘记了自己终于找到了推门进去的理由,仅仅是担心的冲了进去:“维克托!没事吧?泡昏了?!”


然后看见了维克托一脸差异的看着门口的一人一狗。勇利确信维克托就算看见自己跳出阿克塞尔四周跳(4A)也不会把眼睛睁像现在这么大。


然后维克托坐在镜子前面,手里还拿着刮毛刀和刮胡泡。但是那些泡……抹在腹部??


勇利默默推出去一步,门“哐”的一声砸在他面前。


“那个……!维克托,我的眼睛正好因为热气起雾了,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打扰你的私人时间了对不起。”


“嗯?啊啊啊不!勇利你误会了!等我马上冲完出来!”


“别,维克托我不急的,你也别急。”


“汪。” 玛卡钦:今天怎么了?这两个人都怂了??


维克托:“呜……你们两个……”


过了不久,维克托•强颜欢笑•出浴也必须得帅气•尼基福罗夫穿着绿色的温泉服甩甩头,出来了。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又开始不知害臊的四处散发自己的荷尔蒙。他额前的银发挂着晶莹的水珠,微微低点头眯着眼,瓷白色脸上染上了一丝刚出浴的潮红,身边周围一圈还腾着热气,一脸装可爱的样子犯规的看着勇利。


“久等了~勇利~”


“……哦”


“呐,听我说~作为滑冰选手,穿表演服的时候经常有可能会露一些皮肤嘛,就像咱们的表演滑,衬衫都快开到肚脐了!


然后还有一点,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白种人体毛疯狂的生长范围了?”


维克托稍稍弯下腰,用食指点了下勇利微张的双唇,顺便给脸红的勇利一个甜蜜的wink,满意的看到他脸又红了一个色号。


勇利一想到之前看倒的视频里一个个追着、抱着棕熊笑的俄罗斯糙汉子,再看看眼前华丽得一比、干净整洁、身材匀称、完全称得上是国民级别的爱豆路的帅脸的维克托,这才想起来他们都是同一种族的俄罗斯人:“啊!我明白了!但是维克托你的头发……”


“嗯?”


“啊没有……所以维克托是在刮胸口和腹部的体毛啊……”


“是啊~这生长速度可不是盖的。说起来亚洲男人基本都不怎么在显眼的地方长毛吧~真是羡慕呢。”


维克托伸手想去掀勇利的体恤,看看他们提到的地方,被勇利一手抓住腕部:“好像是这样的诶,之前完全没有在意过呢。”


“是啊是啊,而且亚洲人的皮肤也比我们好很多呢~无论是男人女人,勇利的皮肤一沾上水就能看出来特别光滑~”


勇利见维克托没被抓住的那只手又开始不安分的到达自己的颈部,摸了一把自己的锁骨,又开始往下拽自己领口的衣服。勇利也放弃了反抗,直接抓住维克托的裤子开始往下扯


“说起来现在是休赛季吧维克托!要不要留一次试试!感觉好有趣的样子。”


“诶不要吧~” 维克托赶紧撤回自己的两只手停止战争提起自己的裤子,毕竟周围还有一群看笑话的客人,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就看这俩人一直互相动手动脚,“我可不喜欢糙汉子的感觉呢~但是勇利想看的话留俩月也是可以忍一忍的~”


“什么叫忍嘛,维克托~那就拜托你了。”勇利声音明明是在撒娇,可脸上却露出了小恶魔的神情,笑得令人心寒。然后勇利拍拍手,表示一下赢得了两个孩子之间无理取闹的胜利,上楼回屋了。


不服气的维克托冲着楼梯用英语大喊一句:“去我那屋昂~我的甜心,我去整理一下东西,帮我暖下床~”


维克托都能想象到自家小可爱小害羞小色鬼红着脸,低着头,加快脚步的样子了。


维克托得意的一笑,心想:你还能赢过我不成?


真利:???你们真以为我不会英语??


(然后两个人当晚干了个爽)


————N个月之后———


两人一并坐在月色之下的温泉中,勇利整个人缩在维克托的怀里。过去的二十几年勇利从未觉得自己的身材小过,毕竟在一家人中自己是最高大的。


可是自从和维克托拥抱过一次后,他发现这个男的臂膀竟然如此可靠,并且自己整个人都可以被维克托笼罩住。勇利自己都不知道他现在有多依赖维克托的怀抱,仅仅被搭上肩膀都有一种满足感犹然而生。


维克托每每看见勇利不自觉的主动,心里都要萌出小花来。就如现在,进入空无一人的露天温泉之后自觉的靠过来,在自己怀里闭目养神。配合上温泉,维克托觉得自己的鼻血将至。


“呐,维克托。真的留起来了呢~而且根本不恶心诶,因为维克托的体毛跟维克托的头发颜色一样都是浅灰色的呢。”


“也是呢,但是一站在灯光底下就很明显了。再加上滑冰期间还可能被抓拍张照片当杂志介绍什么的,到时候我的体毛就会超越我,登上搜索头条的!”


“哈哈哈维克托别开玩笑!”


又是一片黑夜中的沉寂。


可是两人内心都充斥了满满的爱意,长久以来的默契不需要用言语表达。温泉不是天天能泡的,圆月也不会每日都为一对佳人映出浪漫的夜晚。


两个人心里都有点躁动起来。


勇利转过身子,用映着月亮的眼睛看着维克托。而他面前的恋人也在用他最喜欢的蓝眼睛诉说着同样的爱意。


维克托慢慢低下头,靠近不再慌张而是轻轻闭上眼睛的勇利的面庞。


维克托欣赏着勇利等待着熟悉的亲吻落下来的样子,光是看勇利唇瓣便能回想起那柔软的触感,和两人相依的满足。维克托不禁放慢了靠近的速度。


还差一点两人的唇瓣就要覆在一起时,勇利突然浑身一阵颤抖,并且慌张的推开维克托。维克托表示这个人受到了惊吓!


“勇利你怎么了!!从来没有这样过……”维克托无辜的看着勇利,听他突然笑出声来:


“哈哈哈维克托你的体毛!虽然看着不觉得什么,但是触感真的好恶心哈哈哈!挠得我肚子好痒!”


维克托受到了一百点创伤,勇利竟然说他恶心!“我现在就去剃了,你等着!呜呜呜……”


勇利看着跑进楼里的维克托,又是一阵拍水大笑。



今晚,维克托第一次没有如愿以偿。因为……自己的体毛……。





后记

反正我突然想到也就突然写出来了哈哈哈,所以本来打算今天更的长篇推一天~(拖更)

我写的时候感觉有很多好玩的点子,可当我回去改错字的时候觉得……怎么这么无趣😂那就只当小甜饼看好了。

*注意:
嘛 我之前一直管维克托叫「维秃」来着,抱着好玩以及粉到深处自然黑的心情,但后来发现有很多YOI的粉丝不喜欢这种叫法,认为这么叫维克托他也不会高兴,所以比较否定

也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了 今天突然想起来,在此道个歉 之前跟别人和评论里叫的还挺嗨来着
m(._.)m

勇利简直太可爱 世界第一可爱~

感觉怎么调戏都能脸红

时不时还能女王一发

世界的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