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未成年的东方男孩•灵魂伴侣(1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吃糖么诸位?
•我好像在风波之前停更又在风波之后出现了呢~总之我深爱着我的YOI和我的勇利
•5500+ 看得开心诸位~因为我写的也很开心啊


正文


临近大赛的运动员们神精紧绷的就如同一根筋弦,独自而紧张的微微颤抖,反射着稀碎的光芒,坚韧却异常的脆弱,谁都不知道它会在拉直到什么粗细的时候,异样的突然崩坏。


而胜生先生正在企图滋润着他的神精。更不如说是被迫滋润着……他在繁华的市街中心,在庄重而华丽的酒店中……泡温泉。


他的教练就算在水中也整个人挂在勇利身上,疲倦的眯着双眼,意志在与身体抗争,使得睫毛在雾气中轻轻的上下抖动。被水汽滋润得发亮的银色毛发在月光下反射着白光,尽管维克托有极其微小的动作,那移动的光亮便会争夺着自己的存在感,如此的引人注目。


这并非是在自家里,酒店公共的汤浴中持续着俩人日常亲密的动作,令勇利的脸颊上浮起了淡红的意味。如果有人在意并且提起,大概他会惊讶害羞到把维克托甩在一边吧。


也难怪了这名健壮的、战斗民族的英雄为什么会这么累。


他带领着勇利的一家人提前一星期来到了勇利第一个战场———日本比赛地区。难得有机会能让一家人陪同的师徒自然是有些不安,勇利感受着之前从未有过的紧张感,家人、甚至是维克托专程来观看他比赛的这个想法在他脑中似乎形成了一行工工整整的字条,顺便还带着红色的提示标无时不刻的在他脑中闪烁、发亮着,提醒着他。


勇利不知道维克托是怎么想的,只知道他两整天一直在陪自己的爸妈姐姐这走走,那看看。就算是俄罗斯青年,一直走着也有那么些累了。


身体的颤栗似乎从大脑延伸到了头发梢尖,如果能顺着水滴一起留出体外那就太好了……勇利叹了口气,在保证不惊扰到维克托的动作幅度基础上,低下头瞟着眼,看了看他的教练。


那人的肌肤就如白瓷般圣洁而美丽……可能那触感比想象中的要粗糙些许,可弹软的皮肤之下,结实的肌肉随着心跳一下一下的隆出、收起,散发并诉说着它不能忽视的存在。


仅仅是单单的触碰,已经能令勇利感受到来自强健的环绕了,他不敢说这是种族优势还是维克托自身锻炼的细致入微,为了舞蹈的美感和动作中的情感表达,他们需要塑造身形,却也不能过度,否则会显得过于厚重同时大大减少了柔韧上的身体素质和美。


维克托在温泉里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他的皮肤表面就像是把樱花捣碎后,融合着水汽抹上了一层淡粉。


他看起来是如此的温柔,难得的安静提供了勇利观察他的良好机会,也为他提供了实现一直以来的小心思的时机。


唯独可惜的是,现在看不到那双眼。那双一不小心就会被吸进去的眼睛。


勇利感觉自己现在的心情大概有点不适合泡温泉了。为了不让自己激动到昏厥,他只好不情愿又十分不好意思的把维克托叫起来。而这时维克托的离开使身边缺少了一个大暖炉,勇利突然又想再泡会儿了。


这几天,他紧张的进行着最后的练习机会,同时享受着一家人和维克托带来的安慰和鼓励。这次是维克托提议大家一起过来的,虽然他忽略了这会对胜生家业造成一定影响,但勇利十分感谢维克托。


毕竟每次只有隔着屏幕的淡然,这永远比不上家人真正陪在身旁。大家依旧把他当成家里最小、最应该宠爱的孩子来对待勇利,他又是头一次接受了亲人之间直观而细腻的爱……


他应该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了,就算身处异乡,他的身后永远有支持他的人们。


大奖赛的前一天晚上,尤里奥也加入了他们——没错,尤里奥也在日本站的行列。自他听说了这里有个带露天温泉的酒店,硬是拽着雅科夫在最后一天瞎忙活着来到这里……非要掺和一脚?


细皮嫩肉的小妖精曾经在乌托邦的温泉半强制性的接受了「共浴」,此刻悠闲地让泉水包裹住自己的全身在月色下静静的恢复自己的体力和思绪,为了迎接自己第一次的大奖赛……才怪!


他大概是脑子被自家猫吃了才会来跟这两个笨蛋挤在一起!


那个秃头的傻子旁若无人的冒着傻气,上一秒还沉浸在水纹细波悄悄划过皮肤的暖意,下一秒可能便会一跃而起,扑在那头猪的身上,又忽视了那个人的脸红,捆着他的肩膀开始自说自话……


尤里奥看着都觉得尴尬!


这仿佛恶意引诱少女……呸,少男的行为让尤里奥尤为不爽,看勇利不敢拒绝的神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跟汤池另一头的那人怼起来,却只能得到越来越气氛甚至影响到自己的结局。


这边,勇利最近心思多到自己都有些管辖不住,甚至连尤里奥都发现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不知道是因为维克托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而他还没有缓过来,还是对于「Eros」的训练产生了别样的理解,还是因为「爱」这个赛季的提板为自己增添了多愁善感的因素……


总之当他整个人蜷缩在维克托的臂弯中时,他竟然十分享受此时肢体相触碰的感觉。他无可救药的脸红起来。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的想法挥之不去……勇利大概违背了一次自己。他没有责怪或者企图甩去这个想法,而是悄悄地把它藏在了心底。


他给了活在梦里的自己一个甜美的梦境。


可一时的欢愉和自满大概只够他开心一天。与自己思想抗争的青年甚至还没有享受多久,罪恶感便爬满心头。

——

短节目开始的时刻,勇利身穿黑色半透的表演服,满怀着表演的情感站立于众人的目光之下。灯光惨淡,冷气无情;光滑的冰面更是刺着他的眼睛。


深吸一口气,那熟悉的音乐开始在头顶环绕、流离,在整个气氛与紧张的笼罩之下,勇利仰起下巴,撇出一个棕红色的眼神。伴随着迷离中的经意,他的舌覆与唇齿之上并一带扫过,勇利脚下的步伐也逐渐繁复起来。


他似乎在轻描淡写,而外人看来却是浓郁而引人。「爱即是Eros」,欢愉的节奏迸发出来,音乐也是变化多端,不由得人们多加思考便又随着顺流坠入更深的秘境。精灵身着沉稳而诱惑的黑色舞裙,微小的挑逗被所有人收纳眼底。


那就犹如耳鸣一般,小小的 细细的,深埋与脑海中不可忽视的一点。唯独不同的,他会令人感到欣喜乃至疯狂……


勇利自身沉浸于情感的漩涡之中。大概只有好好的理解才能解救自己……此时此刻,技术点和跳跃不再是他关注的点,他正忙于理清自己过于繁琐的思路……他只记着他是个美女,他正等待着美丽、心仪又强大的男人落入自己布局的巨网。可他的表演是多么的恳诚啊!只要认真理解就会发现,那只有在为爱了一辈子的人的倾心和哀念。


深棕色大衣的身影可能不过于清晰,但是鲜明的在勇利眼前展现着存在感。


一曲下来,勇利停留在结束的动作喘息着。强烈的占有欲从节目中完好的流传下来,在勇利的体内上下翻滚着。他有些惧怕。他害怕面对这种陌生的情感,更害怕面对他妄想占有的对象……燥热感席卷全身,他溢出着更多的冷汗。看不清的视线中谁正向他伸出着双臂……


他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仅剩的理性推开感性的满足感,强忍着没有紧紧的抱住那个男人,仅仅是环在他肩头。勇利在用手摩擦着维克托昂贵的西服,一秒钟被无线的延长———欣喜与恐惧交融揉搓着在心底荡漾,就如可口的饮料各式各样的掺杂在一起,鲜明的颜色互相渗透逐渐趋向于深棕,变得不再那么甘甜而令人开心了。


反倒是自责无限的膨胀再加蔓延……就如同缠绕在自身的枷锁,带刺的绿藤束缚着勇利,真是可笑。


总之勇利大概是真正爱上那个男人了……不同于屏幕中的仰慕,儿时的清纯不是何时演绎成为了真情实感……或许是因为情随事迁,又或者是那个人着着实实的降临在自己身边…就像被维克托传染了一般,勇利也无时不刻的想触碰维克托,仅仅是手指戳上一下也好。


当缥缈的情感终于化为实体之后……


正如现在。勇利企图从维克托的怀中逃开,脱离他与尤里奥互怼的现场。那两人毫无遮掩的对话只能让他形成一种「嫉妒」的情感,而勇利正企图逃避自己。他害怕自己有想独占维克托的想法,他怀疑自己是否值得维克托的倾心。


勇利的脚趾撩起一连串的水珠,清脆的水声柔和在了缓缓流淌的温泉袅袅,突然发现勇利消失的两人不禁一愣,耳边似乎残留着弱弱的声音「再泡就要昏过去了呢 嘛 我先出去了……」


黑夜渗透着凄清与恐惧,甚至却层生出可怕的欢愉与享受。白瓷般的皮肤在冷气中瑟瑟发抖,坏心的魔女将不安的气息吹进那纠结人儿的心房……


他抖的更厉害了


维克托喝了点小酒,当他带着更深一度寒冷的气息和淡淡的酒香闯进屋子里的时候,勇利竟在闻到维克托的气味的那一瞬,安静的睡着了。


犹如得到应允的小动物,一个拒绝突破根本不存在的栅栏的小动物。真是……一个不知道该让人如何安慰的小猪呢……


再次回到首都体育馆,积攒下来的滚滚爱意只有勇利自己一个人感受得到。维克托一言不发的跟在身边,对身边人投来的情感半知半解,更对他的不自信还不知情。勇利只不过是如同往常一样,在比赛之前有点紧张,或者说是正在酝酿演技投入感情罢了———


维克托是这么想的。冰上那个人儿丝毫没有泄露出一点的不悦与堪忧,低下头的他眯着眼十分的帅气。那是维克托刚刚亲自为他整理的发型,在手心汲取了发胶,不经意的样子却娴熟的为勇利模好发型。


~BGM~

那时的眼神绝类此刻,棕红色的眼中低垂着,泛着白光、朦胧淡雅,东方人的魅力永远在勇利身上能得到极好的诱发。钢琴敲击出的第一个音调撞入勇利内心,节奏的颤动与传播在他对于外界的感知上提醒着他的开始……


「你的舞蹈就如同再用身体诠释音乐一般」


「快点让我看到……」


一旦进入了演技状态勇利便不再会迷茫,维克托还是长发模样的身体浮现在他眼前。那时候他自己还是个孩子,维克托也只是个身材纤细的少年。勇利的动作轻柔却有一丝支离破碎,他好好的注视着上空,孤独感却不可言语。


柔软弹性的曲调,仿佛想象到了冰刀划过冰面的清脆。那是不过是单方面的仰慕和知晓,或许勇利有着对他别样的情感,不过是因为他在勇利需要爱的时候感受到了来自心灵的安慰。


勇利那时明明什么都没有得到,却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追随着根本不可能得到的尤物。他没有玩伴,没有擅长与人交往的能力,仅仅独自一人的奋斗和看向银幕中的闪闪发光的眼睛。那个人是不管在多么困苦与艰辛的时候的心灵支柱。


勇利所期待的小提琴声终于加入进来,曲调不再单调无趣,根本不符合钢琴节奏的小提琴独自施展着鲜明张扬的趣味。可勇利依旧迟疑的原地踏步,不肯轻易相信。那明明只是个根本不敢想象的妄作,维克托看到自己的那种事情本来就是最大的恩赐了,而当他真正来到这里时,勇利何尝不是再一次体验到了新的人生……


直面接触了这个人,他是多么的神奇!以为已经看透了的维克托又是如此的不同。他的活跃给自己带来了太多改变!他的开朗和孩子一般的性格向前拖拽着自己,勇利已经无法停下脚步,就算是维克托不再有意引导,勇利也开始在路上跑起来,为了追随他!


看着我吧,维克托!看着被你带进花滑世界的我!好好看看因为你而不断强大的我!我正在努力,正在前进!


在中国的偶遇也是,在你光临我家也是,突然带我出去并且还跟我玩笑般的表白也是。你总是在我不经意之间带给我难以想象的惊喜,你不曾知道你在我这里有多么重大的意义。


当我终于感受到可以真实触碰的你的时候,少时的爱恋似乎有了质的转变,我可怕的想让你仅仅看着我,让那个全世界最受欢迎的人迷上我!我害怕不曾经历过的爱,可我现在面对了它。


所以,让我也再逐渐了解一下,透彻一下,我也有所不知的你吧。


所以,让我们来尝试一下,相互了解、相互激励进步的过程吧。


我不再会哭泣,我只能因为你的陪伴而给予你我仅有并且只有我所拥有的爱!我想让你知道,现在我是有多么的欣喜激动!


我可以更加自信,我可以超越你对我的想象!我会一步步踏出因你而更美丽的人生!


所以,一年,不,一个赛季,仅仅是大奖赛也好!让你注视着我吧!把你的时间全部交给我吧!同等的,我也把自己托付给你,让我们共同度过一个美好的时光吧!


我爱你,维克托。」


还未及维克托从勇利的自由滑中表达出来、甚至说是迸发出来的强烈情感中回过神,勇利已经失礼的奔跑过来,扑进了他怀里。


维克托看着怀中不断抽泣的大男孩,看着他乌黑的头发,此刻只有大睁着眼睛。


强势的连续步在他脑中旋转放大,而勇利看过来的眼神在维克托的脑中行程了一段段话语。深情的、热切的、强烈的告白。


维克托继续大睁着眼睛。


——————————————


又见温泉。


“啊,维克托?都这么晚了还来泡温泉么?”


此刻已是午夜12点。一般的温泉酒店温泉都会开放到凌晨两点呢。勇利也是因为睡不着才过来找个消遣。


“我是因为在比赛太累了才来泡的,维克托这几天也没什么运动量,整天泡温泉会泡晕的吧~” 勇利浅浅的笑着,没戴眼镜的他也根本不知道维克托现在是何种神情。


维克托向勇利走来,下一秒勇利便发现自己被按入水中,激起一片听不见水声的涟漪。


他鬼使神差的没有闭眼,就算是温水刺激着他的眼睛也没有。勇利放弃了思考,任凭着身体在沉沦,水流在耳边涌动。


他的肩头被紧锁着,就算黑夜的恐惧席卷全身,他的身体也抗拒着反抗,仅仅,睁着眼。


维克托的身体遮住了圆月的光亮与透彻,宽阔的肩膀把勇利整个人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之下。勇利看着他银色的发丝在水中飘荡,不禁缓缓抬起手拂上维克托的脸颊。


水底的石壁反射出月光和块状的水波,映在维克托蓝色的眼眸中显出一种透着荧光的深蓝色,存在于深凹的眼眶,就如璀璨的蓝宝石一样。


而那眼睛正以从未有过的深情与黏腻看着勇利。


两人的口鼻逐渐靠近,直至在水中呼出的气泡都融为一体,一齐向水面飘去……


勇利感觉到了唇部抵上了一丝清凉的柔软。



维克托遮住了勇利所见的上空的月亮,不再高傲,不再俯瞰;被称之为神的男人也终有一天被吸引,越过水面,同深爱的人一起坠入凡间……







还记得第8章的伏笔么?要不要去回顾一下: (8)

后记
啊…我这篇慢热终于……(感!慨!万!千!
我想要一直爱着他们 就算不码字也在想着他们~(说实话每次拖更好久之后再更新都会特别开心仿佛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233我可以开心的跳起来 (*≧▽≦) 

在水中接吻这个梗大概在两年前就在我脑中各种徘徊了吧,哪对cp我就不说了~可毕竟那时不是写手现在搬到维勇里正好~(请一直傻白甜下去吧✿゚

对不起六月真忙(;´༎ຶД༎ຶ`)

TBC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