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听说你们亚洲男性都不怎么长体毛??(一发完)

•睡前要不要来一发小甜饼~

•真 随性的脑洞

•感觉我最近看到什么都能脑补出来文了哈哈哈 

•又名:「听说你们你们老毛子内心都是糙汉子??」




维克托:“呐,勇利,你家有那种单人的洗浴间么?不是像外面温泉那样大家都搬个木凳子坐一排的那种……”


勇利:“嗯?有啊,就在室内温泉的旁边,尤里奥刚来那次就让他在那里泡的木桶啊。怎么……”


勇利一句怎么了还没说完,就看见维克托抛下玛卡钦慌慌张张的疾步走下楼。


奇怪,很奇怪!相处一年来,维克托从来没有在勇利面前显得这么神神秘秘过!可怜的贵宾犬在勇利脚边呜呜嘶鸣着,勇利心疼的蹲下去揉了揉玛卡钦的脑袋,一脸宠溺的微笑着,突然定下决心坚定的说到:“哟西!就让我们来一探究竟吧,看看维克托究竟在慌什么!谁叫他抛下我们家玛卡钦来着!”


“汪!”


男子汉的话扔出去了,可面临着维克托所在的浴间,勇利整个人又被自己怂在原地。玛卡钦侧身拱了拱勇利的小腿,却依旧见他定在原地,迟迟不伸出手推开门。


门里的可是自己追了十几年的偶像啊!在怎么说,偷看维克托裸替什么的,勇利感觉自己偷窥的目的都变了……


玛卡钦:你可是主角你怎么能怂呢!!你不行我来推门!


勇利一见玛卡钦把爪子覆在门上,哐啷哐啷的狗指甲刮在门上的声音直接从闹内神精传入耳畔并且在不到一秒回响了个够,他整个人都被幻想出来的声音惊吓到跳起来,身体整个直接扑倒在可怜的贵宾犬身上抱了个满怀,慌张的拉回玛卡钦的爪子,全身都在随着强烈的心跳震动,内心在尖叫:千万别被你家主人大大听见我在他门口密谋着偷窥啊!我才没有什么奇怪的打算!


勇利尽全力冷静下来,对着玛卡钦微微一笑,冒着冷汗用气音提醒道:


“不要动哦,咱们俩都不想被他发现吧?”


“汪。”玛卡钦乖巧的用气音回道,引得勇利一阵笑。可惜玛卡钦表达的意思大概是:我才没有你这么怂。


然后勇利陷入了沉思。


首先他自己脑中就自欺欺人的掩盖过了他不敢偷窥的想法,又开始新的一轮思想战争。被维克托发现了怎么办?说自己怕他昏在独自一人的浴间里所以关怀的来瞅一眼?你以为当代传奇是十岁调皮、那种去游泳池会在场边轮着圈的跑然后自作的滑一跤就扑在妈妈的怀里哭的那种熊孩子小学生么?


那么说:啊~维克托,这间浴室里有洗发水么?我拍没有就给你带了一瓶~


啊啊啊勇利你家的温泉是对外开放的!是要接客人要!收!费!的!那!种!没有洗发水这种服务上的重大失误,以后还想在严谨的日本第三产业里平安的活下去么?!


玛卡钦:焦头烂额的勇利get√ 这样急到抓头的勇利真是久违了呢~


勇利自顾自的纠结着,突然感觉到裤脚被扯了一下。玛卡钦提醒了一下勇利,顺着玛卡钦的目光勇利看见了挂在墙上的钟表。


在怎么说这时间过得也太久了!


勇利也忘记了自己终于找到了推门进去的理由,仅仅是担心的冲了进去:“维克托!没事吧?泡昏了?!”


然后看见了维克托一脸差异的看着门口的一人一狗。勇利确信维克托就算看见自己跳出阿克塞尔四周跳(4A)也不会把眼睛睁像现在这么大。


然后维克托坐在镜子前面,手里还拿着刮毛刀和刮胡泡。但是那些泡……抹在腹部??


勇利默默推出去一步,门“哐”的一声砸在他面前。


“那个……!维克托,我的眼睛正好因为热气起雾了,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打扰你的私人时间了对不起。”


“嗯?啊啊啊不!勇利你误会了!等我马上冲完出来!”


“别,维克托我不急的,你也别急。”


“汪。” 玛卡钦:今天怎么了?这两个人都怂了??


维克托:“呜……你们两个……”


过了不久,维克托•强颜欢笑•出浴也必须得帅气•尼基福罗夫穿着绿色的温泉服甩甩头,出来了。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又开始不知害臊的四处散发自己的荷尔蒙。他额前的银发挂着晶莹的水珠,微微低点头眯着眼,瓷白色脸上染上了一丝刚出浴的潮红,身边周围一圈还腾着热气,一脸装可爱的样子犯规的看着勇利。


“久等了~勇利~”


“……哦”


“呐,听我说~作为滑冰选手,穿表演服的时候经常有可能会露一些皮肤嘛,就像咱们的表演滑,衬衫都快开到肚脐了!


然后还有一点,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白种人体毛疯狂的生长范围了?”


维克托稍稍弯下腰,用食指点了下勇利微张的双唇,顺便给脸红的勇利一个甜蜜的wink,满意的看到他脸又红了一个色号。


勇利一想到之前看倒的视频里一个个追着、抱着棕熊笑的俄罗斯糙汉子,再看看眼前华丽得一比、干净整洁、身材匀称、完全称得上是国民级别的爱豆路的帅脸的维克托,这才想起来他们都是同一种族的俄罗斯人:“啊!我明白了!但是维克托你的头发……”


“嗯?”


“啊没有……所以维克托是在刮胸口和腹部的体毛啊……”


“是啊~这生长速度可不是盖的。说起来亚洲男人基本都不怎么在显眼的地方长毛吧~真是羡慕呢。”


维克托伸手想去掀勇利的体恤,看看他们提到的地方,被勇利一手抓住腕部:“好像是这样的诶,之前完全没有在意过呢。”


“是啊是啊,而且亚洲人的皮肤也比我们好很多呢~无论是男人女人,勇利的皮肤一沾上水就能看出来特别光滑~”


勇利见维克托没被抓住的那只手又开始不安分的到达自己的颈部,摸了一把自己的锁骨,又开始往下拽自己领口的衣服。勇利也放弃了反抗,直接抓住维克托的裤子开始往下扯


“说起来现在是休赛季吧维克托!要不要留一次试试!感觉好有趣的样子。”


“诶不要吧~” 维克托赶紧撤回自己的两只手停止战争提起自己的裤子,毕竟周围还有一群看笑话的客人,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就看这俩人一直互相动手动脚,“我可不喜欢糙汉子的感觉呢~但是勇利想看的话留俩月也是可以忍一忍的~”


“什么叫忍嘛,维克托~那就拜托你了。”勇利声音明明是在撒娇,可脸上却露出了小恶魔的神情,笑得令人心寒。然后勇利拍拍手,表示一下赢得了两个孩子之间无理取闹的胜利,上楼回屋了。


不服气的维克托冲着楼梯用英语大喊一句:“去我那屋昂~我的甜心,我去整理一下东西,帮我暖下床~”


维克托都能想象到自家小可爱小害羞小色鬼红着脸,低着头,加快脚步的样子了。


维克托得意的一笑,心想:你还能赢过我不成?


真利:???你们真以为我不会英语??


(然后两个人当晚干了个爽)


————N个月之后———


两人一并坐在月色之下的温泉中,勇利整个人缩在维克托的怀里。过去的二十几年勇利从未觉得自己的身材小过,毕竟在一家人中自己是最高大的。


可是自从和维克托拥抱过一次后,他发现这个男的臂膀竟然如此可靠,并且自己整个人都可以被维克托笼罩住。勇利自己都不知道他现在有多依赖维克托的怀抱,仅仅被搭上肩膀都有一种满足感犹然而生。


维克托每每看见勇利不自觉的主动,心里都要萌出小花来。就如现在,进入空无一人的露天温泉之后自觉的靠过来,在自己怀里闭目养神。配合上温泉,维克托觉得自己的鼻血将至。


“呐,维克托。真的留起来了呢~而且根本不恶心诶,因为维克托的体毛跟维克托的头发颜色一样都是浅灰色的呢。”


“也是呢,但是一站在灯光底下就很明显了。再加上滑冰期间还可能被抓拍张照片当杂志介绍什么的,到时候我的体毛就会超越我,登上搜索头条的!”


“哈哈哈维克托别开玩笑!”


又是一片黑夜中的沉寂。


可是两人内心都充斥了满满的爱意,长久以来的默契不需要用言语表达。温泉不是天天能泡的,圆月也不会每日都为一对佳人映出浪漫的夜晚。


两个人心里都有点躁动起来。


勇利转过身子,用映着月亮的眼睛看着维克托。而他面前的恋人也在用他最喜欢的蓝眼睛诉说着同样的爱意。


维克托慢慢低下头,靠近不再慌张而是轻轻闭上眼睛的勇利的面庞。


维克托欣赏着勇利等待着熟悉的亲吻落下来的样子,光是看勇利唇瓣便能回想起那柔软的触感,和两人相依的满足。维克托不禁放慢了靠近的速度。


还差一点两人的唇瓣就要覆在一起时,勇利突然浑身一阵颤抖,并且慌张的推开维克托。维克托表示这个人受到了惊吓!


“勇利你怎么了!!从来没有这样过……”维克托无辜的看着勇利,听他突然笑出声来:


“哈哈哈维克托你的体毛!虽然看着不觉得什么,但是触感真的好恶心哈哈哈!挠得我肚子好痒!”


维克托受到了一百点创伤,勇利竟然说他恶心!“我现在就去剃了,你等着!呜呜呜……”


勇利看着跑进楼里的维克托,又是一阵拍水大笑。



今晚,维克托第一次没有如愿以偿。因为……自己的体毛……。





后记

反正我突然想到也就突然写出来了哈哈哈,所以本来打算今天更的长篇推一天~(拖更)

我写的时候感觉有很多好玩的点子,可当我回去改错字的时候觉得……怎么这么无趣😂那就只当小甜饼看好了。

*注意:
嘛 我之前一直管维克托叫「维秃」来着,抱着好玩以及粉到深处自然黑的心情,但后来发现有很多YOI的粉丝不喜欢这种叫法,认为这么叫维克托他也不会高兴,所以比较否定

也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了 今天突然想起来,在此道个歉 之前跟别人和评论里叫的还挺嗨来着
m(._.)m

评论(8)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