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腐朽的花蕊(1)

•17~18世纪英伦贵族&吸血鬼paro,玩各种梗
•三流贵族当家维克托×一流贵族独生子勇利,披集是勇利的贴身服侍设定~
•终…终于开始写这篇了!!策划了好久了!(我上篇真的没弃,真的,就是卡的太难受了)
•这篇剧情有点多,而且乱!时间线请参考勇利的年龄,我会在事件前将勇利年龄标出!



正文


突如其来的雪染白了街道。


厚重浓稠的云层压下,黑暗逐渐笼罩,陈色尖顶的建筑群失了繁华、热闹时的一派盛景,白净俊郎的孩子都被仆人掸着昂贵的服饰携回了家,街边的商铺收回了货物和支架,衣衫褴褛的乞丐光着脚,紧紧的在角落凑成一团。人们蓦然间没了踪影回到归宿,单留下一个清寂的石板路。当最后一辆马车在石砖上轧过两道雪痕后,小小的城市里不再有一丝生息,任凭冰冷乏味的雪花零星侵蚀着人心。


细小透彻的晶体静静的飘落着,男人的肩头和帽顶也积满了些许雪花。可他似乎并没有不耐烦,轻轻拂去了积雪,优雅的宛若一位高贵的绅士。他撇过头的看看了怀中的东西,忍住了浓烈的厌恶,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虚假的冷笑。


一声哭喊划破了不安宁的夜晚,伟大的母亲身边却集满了好奇的人。围观夫人产子的杂种全都被管家赶出了房间,这时他们才明白了气氛的异常。一旦看吵闹的庶民离开了屋子,寂静顿时充斥了整个空间,只剩下仆人们忙碌的动静。


夫人无力的昏了过去,血液在毫无节制的涌出,贵族庄严一说被打个粉碎,一切的一切都被染上了腥红。连那个刚刚新生的孩子也无人问津,身上包裹的软膜和血液让寒冷继续入侵着柔弱的身体,他甚至连哭都没有哭一下,或许他天生夭折,或许是粘膜堵住了他的口鼻。而在这个几十年来首次接生新儿的贵族家庭,所有人都不知所措,一向素养良好的仆人也慌了手脚。他们都意识到了夫人的难产,但整间屋子鸦雀无声。一群黑白装饰的人们无助掺杂着绝望,他们甚至无暇顾及到那个新生儿的生死,小小的生命就如同器具一般,被冷冷搁置在一旁。


明明是家主和夫人期待了许久的日子,本应是个皆大欢喜,公爵终于得来传宗接代的子嗣的日子,却弄得人心惶惶,就如同提前来到的雪夜融入了风气尘杂,说它令人惊喜,却终究没有那般洁白无瑕,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这个孩子不幸的一生。



“我,我来照看这个孩子吧!”一位女仆的大叫终于打破了沉寂,当所有人都在为夫人的生命所忙碌的时候只有她记起了那个孩子。


她很快便得到了认可,带着孩子从侧门离开,避开了庶民,企图唤醒那个可怜的生命……管家想都没想就把孩子交给了可以信任的侍从,公爵不在的夜晚,夫人奄奄一息的孽夜,不再会有人注意到那个巴掌大的孩子。


然而瞬间消逝在人们记忆中的女仆并没有在宅中停留。她反而是一口气冲出了贵族宅邸,冲到了那个等候已久的男人面前。


赶来的女仆惊恐的看到男人身上已经积攒了不少的雪,甚至微笑已经已经僵在他的面容上了。她“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慌忙解释起来:“孩……孩子才刚生出来不久,幸好也没有人管他,都在救夫人!大人,我已经尽力了,请您带走这个孩子吧!”


可男人依旧保持着优雅的姿态,不紧不慢的从大衣里掏出手枪,可他也没有丝毫顾虑,连贯而不失力度,越过女仆惊恐的神色,把枪抵在她的额头。女仆穿着简单的服饰,深秋的冰天雪地冻得她指尖发红,颤栗不止。枪口灼着她的内心,可那一瞬她应该也想明白了。自幼便呆在这个宅子里,多年来取得的信任以及她的这条命只不过是为将怀中的这个婴儿带给眼前的男人。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生命大概也将在此耗尽。女仆合上了眼。


“多洛莉丝,我最后再给予你一个使命。”


男人冰凉凉的开口说到。然而绝望的女仆突然抓住了男人言语间的重点,仿佛终于得到了活着的意义那样,等死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喜,大喊着扑上前,揪住了男人的裤脚:


“多洛莉丝……那,那是我的名字吗!!大人,请告诉我那是我的名字!!”


“啊,那是你的名字,多洛莉丝。你母亲所给予你的,以及让你帮我的代价。那么,开心的多洛莉丝小姐,你最后的使命就是————成为从我这个恶毒的男人手中,救下那个贵族孩子的英雄吧。”


随着尖锐的枪鸣,女仆应声倒地。鲜血呈喷射状的浇了一地,深红的斑点染红了遍地的银白,下一秒热量又将其融化,变成一摊继续向外蔓延的血水。好巧不巧,公爵正好在男人逃出那一刻带着医生抵达了自家别墅,他眼睁睁得看着一个背影越过高高的围墙,可他忘记了追出去的本能,有种极度不安在心中炸裂开来。而那一刻,也正巧是女仆和夫人毙命的一刻,也是女仆怀中的孩子终于哭出声的一刻。




「胜生勇利 · 16岁【关于初遇】」


坐在房间里的披集正欣赏着月色,忽然间透过窗户瞥见一个身影,那是勇利走到楼上的阳台,仿佛很痛苦的样子一把扶住石台,急得披集忽视了正在进行的宴会,冲到了勇利身边:


“勇利!你是不是有些不适?”勇利的脸有些红,披集初步判定是他喝了些酒的缘故。


“啊,没事的披集,就是父亲在我成年之后第一次举行如此正式的宴会,有很多陌生的人对于未能来到我的成人仪式表达歉意、欣喜和欢迎我加入社会交集……说起来真是一群虚伪的人呐,为什么贵族之间规矩这么多……”


勇利有些不耐烦,他今天被无数次虚伪的夸赞了礼服真帅气,被许多盯上他家族的地位想与他成亲,却根本连视线都没有对上过一次的贵族小姐的虎视眈眈,甚至还有大胆的女孩凑过来,比划着娇小的白手套下的手指说勇利的皮肤真好真白,扯一些五花八门,有的没的东西。


披集笑着过来顺了顺勇利的后背,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了一杯温水递给他:“勇利你肯定又在疑惑为什么自己出生在一个贵族家庭了吧哈哈,这就是命呀!明明对我们都这么放的开,一到不熟悉的人那里就不行了啊……如果勇利真的不太想进行下去了的话,那我去就告诉老爷你身体不太舒服……”


“不不不别了披集” 勇利一把抓住披集的手腕,“绝对会被父亲骂的……我说你。反正天色已晚,估计不久之后就该……”


“呀~!”一个充满年轻活力,又陌生的声音在勇利身后响起。在这个宽阔露天的阳台上,那个声音无非就是在叫自己的!一记起自己还身处在自家举行的宴会的勇利,惊得起身就是一个甩头,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形式微笑…然后勇利看到了那个人。


那不就是让单身已久曾经发誓这辈子都要孤单一人的美奈子姑姑都心动不已为之惊叹后悔自己早生了几十年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嘛!


“维……维克托?!”勇利惊呼出声,因为他第一次近距离见到这个人,发现这个人长得实在是太美丽了!留着长长的银发,五官端正而匀称,但却一点也不显得女气。大概也是因为脸型富有棱角,穿着衣服也掩盖不住那锻炼、节制有度的身材。尤其是在夜空下越发璀蓝的眼睛,勇利保证那是他见过的最似水如空,令人难忘的瞳色了。


看见眼前的人一愣,勇利才意识到他竟然叫了初次见面的贵族当家的名字!勇利有些惊慌失措,条件反射性的向维克托鞠了一大~躬,可歉意还没脱出口勇利就被维克托一把捞上来。勇利被维克托握住了双手,他还对上了那双闪闪发光的蓝眼睛:“wow~勇利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啊,你都叫我维克托了,那么我叫你勇利也是可以的吧~”


“啊,嗯…小时候家人向我介绍过你,维克托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不介意!说起来勇利为什么在这里啊~?跟我一样对无聊又沉重的‘派对’憋的喘不过气来,所以想换换气?”维克托依旧在兴致勃勃的睁大眼睛望着勇利,让勇利察觉到自己似乎真的有些醉了。


“维克托这样的美男子也会感到无聊吗?明明女孩子那么多,竟然没有围得你团团转?”


“啊,真是的,勇利!” 维克托放开手,转向一旁胜生宅邸的花园,“就算长得再好看也不行哦。毕竟大家对于‘尼基福罗夫家族’的认知完全不足,一看就是比他们自家地位还低的贵族成员吧,连攀都不用攀。看到我一个人站在那里或许靠近过来也没有什么意义。”


“毕竟我们家是三流贵族嘛。”维克托笑了一声,勇利没有从中听出来任何感情,“最可气的是,靠过来的竟然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太婆!嫁入豪门,名誉和权利都已经拿得差不多了,大概参加各种宴会就是为了捞个帅气又贫穷的小情人,包养起来,丰富一下自己的私生活和虚荣,好在所谓的闺蜜仆人之间炫耀一番吧!”


“真是搞不懂他们贵族呢。”


勇利和维克托说出了这句话,眨巴眨巴眼对视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


“说起来,维克托跟家父是如何熟络起来的呢?明明还这么年轻。依我所知,父亲除了会邀请一流贵族的当家以及其出色的子孙以外,只会把极其信任的人招待进自家大门…来着?” 勇利在两人遥望月色模糊、不见星曦,静的有些可怕的氛围里,找了很久的话题。


“大概是因为我们执行着同样的任务,而我又刚好能发挥些作用的缘故吧。”


勇利看得出来维克托不喜欢这个新展开的话题,他形式化的语气说明了一切。勇利不想让两个刚刚认识,并且对宴会或者说是贵族有这同样想法的年轻人就这样尴尬下去。他正苦恼着,却发觉似乎已经是时候结束宴会了。


勇利看着开朗和活力又回到了维克托身上,他又微笑起来:“勇利,我们以后一定会再见面的吧~!”



当晚,勇利刚回到自己房间望着远去的马车,第一次失落于宴会时间太短的他就被披集吓了一跳:“诶~终于开始有注意的人选了么~”


“呜哇啊!!披集,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刚才在阳台也是,反应过来到时候你人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哈哈请叫我机智又敏捷的披集~★说起来尼基福罗夫阁下真的很帅气英俊呢,还是美型的那种,性格也很可爱。”披集满意的看到勇利紧张的红了耳朵。


就算地位不高,可他的英姿和生来具有的风度气质是不会有所衰减的。勇利成年不久,外家中这么爽朗的人大概是第一次见到。人们就算不知道他的姓,也会在第一次见面之后在记忆中深深印下那个利落的身影,和长长的银发,还有那对让勇利难以忘怀的蓝眼睛。会想象着他在你面前清爽的一笑,或者在耳边絮絮低语的样子,那个美得令人发指的年轻当家。


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对吧?维克托。




TBC

*多洛莉丝:名字的寓意为 悲伤 痛苦 遗憾。一个刚出场就领饭盒的龙套女仆。


*西方五等爵位:
首为「公爵」,也就是本文设定中勇利父亲的爵位,为一流贵族。此后出场的柯斯米斯基家族也设定为一流贵族。

次为「侯爵」。

第三位为「伯爵」,也就是本文设定中维克托的爵位,所以尼基福罗夫家族设定为三流贵族。

四为「子」。

末为「男」。


*石板路:去过欧洲的朋友们一定对那里的一个个小小的方形的石头拼成的石板路记忆犹新吧?我查了很多,可是根本没查到石板路的作用……在我的记忆里大概是古代为了方便通马车,让马在硬地上好走用的,如果不是这个原因请!及!时!告知我谢谢~!


*我设定成年年龄为15岁了昂?


*年龄差依旧为4岁,主线时间线大概就是维20×勇16了吧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