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未成年的东方男孩•灵魂伴侣(2)「中篇长篇不定」

(1)


•原著向,小甜文一篇~剧情和文笔都是慢热
•这篇字数有点少真对不起…为了剧情嘛,我真的不知道里面还能加点什么
•希望喜欢~



会场后门外的那条小径里站了一个女孩。


刚刚商业表演结束的维克托走出了粉丝与话筒、摄像机的团团包围溜到了会场为明星们“撤离”专门准备的后门,虽说有必要撒粉但一直要wink什么的果然还是会困惑呢~


然后这时咱们的维克托就遇见了那位后门天使。既然知道这个后门的,一定是个圈内人吧,这是维克托的第一反应。再仔细观察一下这位天使,简直不得了


与西方爱穿着大方或者华丽高贵的女性不同,这位天使上袭简洁的白色衬衫,袖子纽扣解开,随意的卷到胳臂肘处。下摆收进深蓝色的长牛仔裤中,凸显出了女性的线条。反倒是这样简单还略有俗气的一身反而在她身上显得有点帅气呢。她还单肩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黑色双肩包,卷起的海报因为不够地方而从背包的一旁斜出,一看就是维克托自己的粉丝吧。


再走近一些,女孩留着中长的黑色软发,眉毛的深浅弧度刚好,有着大而圆的黑眼和密集的睫毛,以及亚洲女性圆圆的鼻头、小巧而线条分明的粉红色唇,娃娃般的圆脸正突显出了这个女孩的年轻。


明明很好看的眼睛却不看向自己,因为害羞而故意看向一边的神情简直就像写在脸上啊喂?维克托因为这女孩的模样而轻笑了几声,太可爱了,右手因为不安还在钩卷着自己的头发?哈哈。


维克托难得观察起了自己的粉丝,毕竟也没别的可看了,有美人还不享享眼福?红得不自然的脸蛋,身上似乎没带任何一件首饰除了不仔细看都看不见的纯黑色卡子夹起一绺碎发。真是谨慎的孩子呢,衬衫的扣子直接扣到第二个。嗯,B cup吗……亚洲女性来说还行啦。女孩似乎成功激起了维克托某部分的欲望,他有点像勾搭一下这位天使呢。


“嗨…………”维克托轻轻抬起了手


然后他就一脸不悦的看着东亚的选手冲着女孩跑了过来。他对这个选手稍微有一点印象,也懒得想是什么时候留下的了,现在他满脑子都是 好啊,赶明儿你害羞这么半天在等这个……锅盖头?却听见了故意放小了声的对话


“啊披集你还真的飞过来了啊……” 嗯,声音不错。


“嘿嘿为了给勇……yuriko打打气嘛,你一个人肯定不敢说话的吧嘿 ;-) 诶诶诶你没什么没穿我给你寄的衣服!??”


“啊……真是的你瞧你这个馊主意……衣服真的的果然还是简洁一点好吧……” wow少女你的声音真的好好听啊!诶那个小子是冲这边看了一眼吗……


“来去吧yuriko,那位已经往这边看了好几眼了呢~”维克托从来没有如此感谢过雅科夫给他放了半天的假。


待那个泰国选手走了之后那位“yuriko”在万分扭捏之后终于开了口:“那个……维克托…………其实我只是你全世界粉丝里的其中一位,但无论如何我都想跟你表达一下我的敬仰!!”


“我在小时候就开始喜欢你的花滑了,您对于舞蹈感情的诠释十分充分的体现在了身体上,动作也都十分的流畅华丽,总之……总之…诶,……” 维克托眨了眨眼,天哪别紧张孩子,都快鞠躬到90°了诶,“我因为追随您而也开始了我冰上的生涯至今并且也深深爱上了这个项目,感谢你为我带来了这样的人生!!!”


本以为自己的粉丝只会围着自己,从未想过会改变别人生活的维克托也是一脸懵。


“呐,看着我。”勇利抬起了头,他的脸因为说话而激动变得更红了,然后他就喜闻乐见的看着维克托伸出手钩起了他的碎发,整个人陷入那一片蓝之中突然变得异常平静起来。真是能吸入一切又净化万物的宝石啊……


维克托接着轻轻开了口:“如果现在没有我,你还会那么喜欢滑冰吗?”期待你的回答哦。


“会,会的!”维克托的声线果然好迷人啊,“但……但是,没有了维克托也就没有了终点了吧,我会永远滑下去的,但是永远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的努力和奋斗……”


“那就让我永远成为你的动力吧,yuriko。不过终点什么的才不会有呢哦~”


“啊……”维克托牵着他的手笑了。因为那颗宝石消失在合上的眼睛之中,失望的叹息不经意间溢出嘴角,然后勇利就反应过来了现在俩人的姿势,瞬间涨红了脸,维克托右手抚着自己的脸颊,左手牵着自己的右手,哦天哪上天姥爷天皇主教大大们我做过什么好事吗这么待见我真的受宠若惊啊请一直这么保持下去吧披集因为这一秒我感谢你一辈子……


“yuriko,要不要去约会呢?”维克托拉起还没来得及疑问的勇利就这么走了出去。


所以说现在……是什么情况呢?勇利想为什么我现在会跟维克托一起并排坐在他私人的保姆车里?!


“yuriko酱你是日本人吧,有时间吗?”维克托看了一眼手机,“现在的时间……哦呵呵真是个好数字呢。”


勇利瞥了一眼维克托,时间?现在大概下午四点?“嗯,我今天本来是没计划的。”


“那就太好啦,一起吃个饭去怎么样?”


勇利无心回答,擅自把别人拽上车还需要再征求我的意见?我还是先认真的害羞一会儿好了……再说起来俄罗斯的资本主义真是可怕呢诶……就算到国外比赛也有专车接送,都不跟自己的团队走嘛?待会儿自己会被带到哪里去呢……维克托应该是挺绅士的一的人应该不用我担心吧?勇利回头看一眼那笑得一脸轻浮的银发俄罗斯男人,怎么办这么看看立马就不放心了……


当勇利站在高级餐厅的大门之前,发觉自己这一身装扮简直与这里的气氛都格格不入,“维……维克托,我是不是该换身衣服……”诶您究竟是什么时候换上的西装啊!啊,可恶!好帅!早知道的确应该穿披集给的礼服啊!


“嘿嘿没关系的yuriko酱~走吧~”维克托曲起胳膊,让勇利的手搭在自己的小臂上。勇利只得低着头用刘海遮住了通红的脸犹犹豫豫地伸出了左手。啊,要是被全世界的人知道维克托请了一位素昧平生的女孩吃饭自己是不是要被整个世界的人讨厌死了。


私人间里酒红色的桌布上放着华丽的银色烛台,旁边还置了一束玫瑰,周围还有故意散着的花瓣。连餐具都排列的如此整齐,与在微弱的灯光之下对面人不断散发出荷尔蒙看着自己的帅气的脸庞形成一幅完美的画作,勇利不想让自己的样子以及吃饭时的失态打破这幅平静。维克托似乎并不介意没有任何话语的情景,倒不如说这个银发的俄罗斯男人把这一片暗色调的静谧当做调情一般。


不久侍者进到包间里,悠悠递给维克托了一瓶红酒和一个酒杯,勇利立马慌了神:诶一个酒杯?那维克托想让我喝什么?!要是来一点比较烈性的酒我怕我……跟爸爸一样耍酒疯!那肯定就完全暴露了怎么办…


但是侍者稳稳地在他面前摆了一杯橙汁。


“……哈?”




后记
好了后面开始走心了,我有一点存稿但为了能持续更新我先存着(•͈˽•͈) 维秃看到的时间其实是4点19分,当然他没有这个想法啦~咱们yuriko的要爆发了呢哈哈(我讨厌写对话555
希望喜欢~~

评论(8)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