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未成年的东方男孩•灵魂伴侣(6)(原著向)

(1) (2) (3) (4) (6)


•小甜文一篇~~~慢热
•本来要早上更新的结果心情不好给忘了对不起对不起
•这篇我都没改……之前每篇都改了两三次的估计一堆手癌 文笔也不行……
•谢谢喜欢!




接下来的几天,四个人着实玩了个尽兴。本来想着要全程陪同的光虹小同学还没来得及考虑自己的不便就被一家人拒绝了。一个未成年的小朋友带着四个比他大的人玩?算了算了……更何况我们的真利大小姐高中之后又不是整日无事,有天突然觉悟自己在家闲着不如学点东西,正好她对中国文化也有兴趣。于是自学成才的真利踏入中国简直就成了一家人的宝贝,享受着一家人全靠自己跟当地人交流的眼神,满足感都要顺着真利的头发溢出来了。明明是个女孩却跟长男一样成为一家的依靠(误)


旅途的第二天,真利在自己的房间被阳光悄悄地叫醒。昨晚一家人赏完璀璨星空之后的回到住所的真利似乎意犹未尽,拉开窗帘紧紧盯着上空想再一次体验那种静谧的时候,独自一人的她却越发觉得这像是一种折磨般的凄清。她不禁发散着思绪,想着弟弟在国外也是这样么?他会不会也曾独自仰望着明明拥有着同一片天空却相隔甚远的家乡……想着想着,身体愈发得沉重,眼皮也在不经意间中止了仰望的指令,轻轻阖上眼,四肢大开着陷入床窝……于是面对着窗户还没拉窗帘的她就这么被晒醒了。


真利忘记了卧室里自带卫生间的设定,顺带以一种从未在别人面前呈现过的凌乱步入客厅,就见自家老弟又在摆弄着那些可有可无的行程计划表。“哦喂,勇利,起这么早?”一开口真利就后悔了,而闻声回头的勇利显然也是被自家姐姐的装束吓了一跳,就算在床上一晚上滚了720°的披集醒来之后也没有这么凌乱过!!“啊……啊,早上好姐姐。我想再计划一下行程……”


“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就不要管他了真是的……这个……勇利,说真的你不用特地给爸妈弄这些!一家四口人一起玩才是最主要的!”真利看了看显然有些生气,连这种总会关心别人的性格也是遗传下来的吗!勇利赶紧开口:“姐姐昨天也看到了吧,妈妈特别开心的样子……”“这不一样勇利!我们三个人的话随时都可以花半天在日本某个地方逛一圈,但是特地出国还不是连美奈子老师都像让咱们好好在一起玩玩啊!我们知道你经常出国又在乎别人,但是玩就要一家人一起,知道么?难得的机会,作为最小的孩子就让你好好的跟家人撒撒娇吧。五年了,欢迎你回来勇利。长大了不少呢,勇利~”真利说得不多,却在字里行间锁紧了所有勇利可以反击的地方最后甚至来亲情感人梗。趁着爸妈醒来之前完成这一桩事简直感激不尽safe~~


按照预定,一家人乘着地铁去了南锣鼓巷。来之前只凭着光虹口述的指使一家人除了钱和一个空肚子什么都没有带来。见了开头便是饮料小铺四个人愣是克制住了没动钱包,之后便得来了福气。慢无目的的拍着长队看着那里人多就往哪里走,这是光虹的指示一。跟着感觉拍着长长的队伍最终得到的是一人两根小小的鸡翅。一口咬下去,秘制香料的酱汁瞬间席卷口腔上下,火候正好咸味嵌入得不呛而令人回味无穷,鸡肉也是嫩到恰到好处不需死咬轻轻碾碎便能入口。这小吃简直好吃到深得人心,宽子在一边捧着脸一脸享受,真利一副都要哭出来的样子。只可惜!每人只买了两小根。不像别人在一边喊:「这是什么!真好吃!」的一家人对视一下,立刻再一次冲向那比方才更加漫长的队伍。我们有一天能耗呢不是么?大不了我们删几个行程。


吃够了鸡翅甚至还想打包带回家的四人大概是小看了这里。对于食量小的日本人,这里足矣他们耗一天了。


“姐姐,吃棉花糖吗?”
“哈?这种东西就不用特地在这里……什么?灰色的?乌云??吃!”
“好吃吗?”
“不好吃……”
“粗薯条还吃么……”
“当然,”
“那……薯塔还吃吗……?”
“吃!”


眼前明明是在日本就有的薯塔,这里的点却做出了十几种不同的口味,每一个名字经过真利翻译听起来都让人垂涎欲滴……神奇的中国!就算那些明知不好吃但外形各异而精巧的小玩意儿也想让人品尝,宽子还在餐与餐间休息之余,欣赏了一下街边各式的手工艺品,精美而朴素的瓷器、陶器,颜色单一而别有韵味,手工画师们也是才华横溢,凭着墨汁毛笔就能勾勒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金鱼、荷叶荷花。或是只有一种颜色的瓶瓶罐罐也不禁想让人捧一个回家。


宽子就这么面带面带微笑的穿梭于一家家店铺中,突然相中一枚簪子。那是以深棕色的木签为底,上面粘着彩色的水钻,用古铜色的铁环坠着叶片状的饰物,十分淡雅的一个簪子。不会显得过于娇艳却有着朴素的女性之美,深色的签身不会过于瞩目,而后面的的饰品足矣令人眼前一亮。宽子急切的唤来真利,散下了她胡乱扎起的蓬发,心平气和的梳理、攥实,盘在了簪子上。宽子移步走到真利面前,上下观察了几分便开心得笑了出来:“这样才有点女孩子青春的朝气嘛,以后都这样簪起来怎么样?”


不久之后闻声而来的勇利和利夫看到长女这一副难得的腼腆以及头发打理得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样子不禁感叹连连,凭着这幅样子宽子赶紧买下了两个簪子,让真利就这样盘着头一家人继续在巷子里逛悠。正式的午饭暂定于巷子尽头的猫餐厅解决,狗派的四口人不代表这他们不喜欢猫,只能说明他们十分喜爱动物。餐厅的整个屋子以浅色、淡橘色为主系调,主子们十分慵懒得摊在各个角落,“想吃什么?”


“我想抱猫!”勇利和真利第二次一口同声的说到,“我知道,宝贝们。把菜点了再去吧。” “炸猪排!”“生鱼片!”宽子一脸抱歉的看着一旁窃笑的服务员蹦着英文单词点菜,最后服务员确认到:“那一个炸炸鸡块沙拉套餐和一个烤三文鱼沙拉对吧,谢谢惠顾。”


而此时两个二十多岁的孩子早已越出视线之外,不一会儿就分别扛着猫回到营地。


扎扎实实的在南锣鼓巷耗了一天的四个人又把一部分时间花在了路程以及休息上。可是就算随便挑了一个暗调的咖啡厅,那些新奇的菜单也让人控制不住嘴。就算双腿双脚得到了休息胃却从那两根鸡翅开始工作了一整天。这导致回家之后的一家人本打算接着出去享受惬意的傍晚习风,面对着夕阳追随那逝去的青春却因为冷热食物交替食用,并且一边喝风一边吃喝玩乐的正常人在家里的厕所蹲了整晚。讲真,幸好厕所多。


行程第三天去了水立方梦幻主题的水上世界。只不过是整日泡在水里而已,顺便两个孩子找了点刺激,从十几米高的地方顺着水滑梯冲出入泳池的清凉快感以及玩累了就能随着漂流享受与家人不同寻常的对话,虽说项目不多无疑就是泡在水里或者浮在水上,但其中似乎含着无限的魅力想让人一遍又一遍的尝试,就连父母也是乐此不疲。而这回正好也让真利体会了一把勇利腹黑的样子:


他摆着像平常一样一脸无辜的表情,瞪着大大的、水灵灵的、看着让真利都嫉妒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姐姐,说到:“来这里给你拍张照片怎么样!” 真利也没多想,顺着勇利视线的方向就垮了过去摆好了姿势。下一秒,盛水物的重心正好超过了支架的高度,瓢泼从天而降,一股巨大的水流直直的泼在就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的真利身上,勇利憋足了全身的劲抓拍了那几秒精彩的瞬间然后扔下相机滚进旁边的水池开始狂笑不止。哪个小子!哪个小子吧我家弟弟带坏了!!一把抓住相机的真利在删掉照片的冲动之前突然舍不得删去,放任了一旁因为作死而呛水咳嗽的勇利。


自幼就没怎么玩过过山车的姐弟俩对着“速度”却情有独钟。先不说真利,勇利作为熟练掌握一种四周跳的花滑运动员速度是再不过熟悉的事情,控制眩晕感和掌握平衡能力是他们的基础,所以向这些游乐设施与表面不符的勇利总是第一个冲上去,大概真利也是被带了节奏。二说不说两人再一次抛弃了父母跑去排队。幸好他们是在工作日来玩,很多项目只用等一小会就能排上,借此玩了个尽兴。他们顺着水流,沿着彩色的滑梯,落入水池的瞬间惊起一阵阵波澜……


然而再怎么好玩终究也比不上一家人的散步。就算不说话,静静地站着也十分惬意。且至傍晚落日,西边的松树林的端顶尖就像刺着那一团橙红色的火球一样不让它再加褪下,好似挽留着白天。夜晚终将来临,四月的春风飒飒,依旧带着些冷气,他们都裹着风衣缩着脖子。人来人往,唯有吾等逆着人流享受。五天之旅只剩下两日,就算以后没有时间,一家人也会不由自主得会提出一起出门浅浅的游玩、谈心吧。


天气冷得如此任性,而真利也不知是随了风儿还是怎得不听劝买了个雪糕,刚吃两口便牙口打颤,四个人团成一团,一人一口才终于吃完了这个不合时宜的甜点。


第四天,早晨七点半。门外褐色头发的男孩敲响了胜生临时家庭的大门:清晨再一次被姐姐吓到的勇利受不住没人吐槽的寂寞叫醒了父母,一家人从七点就开始打理真利这可悲的外形。早就放弃了自己的品味的勇利只能让爸爸去选穿的衣服,而利夫就这么一屁股坐在行李箱前端起所有花花绿绿的衣服左看右看,悄悄冒了冷汗。即使是真利的衣服他也不禁感叹女人真是可怕……而宽子专注于比起普通的盘发怎么才能让女孩显得更加有气质。介于她自己从奔三起就没有再留过长发,这简直是要她搬出看家的本领。勇利只能前前后后乱忙活,手足无措的他简直像是看到救赎一般听到了那阵敲门声。而那声音就在诉说着“我是光虹”,让勇利不禁更是头疼。


中国的花滑选手开门时也是震惊了一小下,他之前不是没看过真利的照片,但见到打扮得这么漂亮的她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勇利心疼的拍了拍旁边小哥的肩膀,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欲言又止,简直让人摸不着头脑。


季光虹来的目的是接送一家人到第四天的旅游站点:什刹海,也称后海。那里四周包围着老北京的胡同,也存在着上个世纪留下来的大宅院。在那种时代也不能算是太富有的房子,不过是一个红漆大门里几家的房子围城一个圈的平房院落。而其背后的什刹海就带着这些院落中人的年轻时的记忆。光虹一边在介绍着这个湖夏天可划船,冬天能滑冰,一边还后悔着此时已是四月,厚厚的冰层早已化开,乘着风轻轻的涟漪。


若这还是寒冬,想象着平明百姓一起在这比冰场大上几倍的地方滑冰的勇利,便内心颤动情不自禁得想尝试。他也没想到平常不太会被认出来的他上了冰面会引起多大的反应。飘忽之间勇利已经迈着步子随着大家站在了银锭桥上,瞭望这刚刚冒出嫩绿新芽的柳条轻拂水面,无比的柔和,尽显怜惜。从远处走近的人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除非他没听见那过于具有标志性的低声大喊:“你究竟管不管我了!!”


有了这个声音,再加上这个语气。不到一秒的思考整理以及接受飞速划过脑海。而转身的瞬间,棕红与碧蓝的眼神开始细细交融在一起。



后记
啊啊啊啊啊到这里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对不起什么都不会发生
谢谢喜欢~~~
(官方福利……穷哭了最近)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