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未成年的东方男孩•灵魂伴侣(7)(原著向)


(1) (2) (3) (4) (5) (6)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拖更!
•小甜文一篇,慢热。这章字数不太够,所以分析来凑…杂志封面终于有戒指了的大喜日子里怎么能少了我?
•谢谢喜欢!



在不到一米之间的距离,他们那酒红与碧蓝色的眼神撞到一起。前者还沉浸在突发的震惊之中,瞪着大大的眼睛透过镜片显示着对自己而不是对方的质疑。而后者在这段时间早已眯上了眼睛换上了亲昵的笑容:“勇利~~~~!” “哦喂!!”尤里一把拽回了对着受到惊吓的人张开双臂准备扑过去的维克托,脸上的黑线再加一层:“那个日本的yuri为什么也会在这里!不会是你计划好的吧!!”


“不…等一下?为什么维克托和尤里会在这里……”勇利抓着头皮已是焦头烂额,“我我……对啊我在中国为什么维克托和尤里会来中国……” 维克托又是一副要去抱勇利的样子,在一旁观战的尤里蒙了几秒之后扶额叹气道:“好了我知道你们来这里是巧合了……所以维克托……你们两个老爷爷能不能安静点啊!!”


一旁的吃瓜群众有的兴奋 有的震惊 还有点懵逼:为什么维克托会出现在中国!为什么维克托要抱勇利!勇利你振作啊啊啊!吵闹的三人渐渐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几乎大部分人都认出来了维克托,而平常单个儿辨认率低的勇利也跟着一起被认了出来,哗哗的照相机声开始响彻在古物银锭桥之上:维克托!勇利!尤拉!


已经不去在乎社交软件上会炸成什么样子,也不在乎住所离这里多远,只不过是维克托的一句话“勇利现在住在那里啊我想去看看”一家人就带着中国本地小伙和两个俄罗斯人去到了城市边缘。现在七个人围坐在大桌子上不知所措。光虹尽力不去思考,拼命抑制着想拿出手机合影的冲动,真利则对着这个首次见面的金发少年毫不收敛的犯着花痴。这个孩子和她担的KATAO实在是太像了!眼神犀利而深刻的碧眼,金色的头发,还有瘦瘦的脸颊和尖尖的下巴!


宽子作为长辈有着调和气氛的能力,而她却和颜悦色的盯着维克托看。她希望勇利可以自己开口对偶像说话,看久了的宽子也不禁赞叹这个占满自己儿子房间所有面墙壁的男人长得真是好看。少有的银发,欧洲人的深眼眶以及浅浅的皱纹让这个小自己一辈的男人看起来十分的老成而不失年轻人的朝气,他那种孩童般爱开玩笑,但认真起来又具有震慑力的性格平衡着他的外貌,若是不知,竟让人猜不透他的年龄。越看越觉得完美。


最终还是维克托先开了口:“勇利,你为什么会在北京呢?” 勇利低垂着头,不是脸红反倒是毫无表情、呆愣的回答:“如你所见,我们家正在一起旅行……倒是维克托,这时候应该在好好练习的吧为什么会和尤里一起……”被尤里瞪了一眼的勇利立马住了口,维克托也顺势压下了一旁尤里的脑袋以表歉意:“其实这个赛季我打算休息一下呢,正在寻求自我本性的旅途中~而尤里倒是说什么‘约定约定!’的非要跟我来,今天我说要玩他反倒还说我不管他。”维克托玩笑似的皱着眉头,一摊手,“真是个爱纠缠的孩子呢!”


“等着维克托!你不会真的把和我的约定忘了吧!” “对了这里是yuuri,这里也是yuri,不如给尤里你起个外号吧!” “是!!!”口水都快流到地上的真利拍案而起,她心念着那脑中挥之不去的TAKAO,“就叫尤里奥好了!” “采用!!”


“驳回!!真是的拜托你们在搞什么!”尤里奥气的绷紧了身体,大喊大叫:“维克托你别给我说的一脸满足!!我再给你说一遍那个约定!!”


几分钟后……“哈哈哈是这样啊尤里奥!我会给你编舞的放心吧哈哈”再摊手,摇了摇头“我爱忘事的性格你也是知道的吧,到别人家就不要再没有礼貌的发火了哦~”维克托用手指点了点尤里的脸颊,“就像个孩子一样~”这一出闹得尤里不再敢挣扎,立刻闭紧了嘴端坐在一旁。但是他依旧不服气,最后憋到连脸都红了的样子着实可爱迷人,其他人只是笑了笑,而真利感觉似乎全身被掏空,沉迷妖精无法自拔。


勇利依旧陷于缥缈之中。除了赛前那次,这是第一次他以勇利的身份面对自己的英雄偶像。这次在北京的偶遇让他不禁觉得是命运的号召……诶诶诶,勇利用力甩甩头,想撇掉那些奇怪而不可深究的想法,斗胆问出:“那…维克托什么时候离开北京呢?”


“大概今天或者明天吧,再去一趟上海。本来打算再周游一下全世界的,现在看来先把小猫安顿好才是首位。”尤里的心情看起来好了不少,维克托点点头继续说了下去:“勇利既然是来旅游的不久之后也该回去了吧。”


“是的,后天就回去。”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尤里奥,咱们走!”“谁叫尤里奥啊!!”“哈哈哈……!记得以后有机会再一起滑冰哦,勇利!”


就如同龙卷风过境,来的也快去的也急,只留下过境区一片凌乱。本来已经鼓起勇气想挽留住维克托的勇利听到最后一句话又愣在了原地。维克托希望和他一起滑冰?这又是真话还是无意间的客气呢?又想到自己在自由滑上的失误,一阵鸡皮疙瘩涌上后颈。勇利现在只想立刻、马上跑回到长谷津的ICE-CASTLE独自滑上两圈。最开始在什刹海与那令人沉沦的蓝眼睛对视的事情仿佛就像一场梦。自己这种人怎么可能想那样独自停留在那个维克托的眼中。


“勇利,不追过去么?”“嗯??”宽子笑了笑,细心为自己的儿子开导着,“妈妈这也是第一次见到尼基福罗夫哦?勇利也很难得能在比赛之外见到他吧。他们又不是现在就去上海,不去邀请他们一起完成接下来的行程吗?”爸爸也在一旁鼓励他:“去吧勇利。”勇利眨眨眼,差点挤出一两滴眼泪来,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那个!维克托…请等一下!要不要今天和我们一起去玩啊?”他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呼唤着男人。尤里现在终于不在别人家里,放开了喉咙:“喂你这只猪!不是跟你说了吗维克托要教我编舞!”


维克托一把撩起尤里的帽子把它扣在那金发之上,然后走过去慢慢靠近勇利。他把双手搭在勇利的两个肩膀上,大手直接握住了亚洲男人的肩头,体格差就展现在这一瞬,维克托的身躯所挡出的阴影牢牢的罩住了勇利。冰蓝的眼睛透着微量的热度,反射出勇利越来越红的脸,刻意用着低沉的声线说到:“谢谢你勇利~可是我们的确得走了,我很期待与你的旅行。还有,刚才的话可不是随便说说,我的确很想和勇利一起滑冰呢,步伐十分的动人哦。那么拜拜了勇利~”


--------_---------------------------------


勇利跟着家人潦草的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在勇利的回忆中他应该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而显然事实并不是这样。勇利的这天的状态完全就是情窦初开的模样,就像陷于爱恋的青春少年。勇利你已经23岁了嗯?维克托对你干了什么你能这样?光虹也是维克托的粉丝,但是还是第一见到像勇利这样的本命粉,真是可怕……


惨遭一天洗礼的光虹晚上回到家,轻轻打开家门,然后对着那个坐在沙发上的人说:“披集,不是说好了今天途中要突然出现给勇利一个惊喜吗?”


“啊啊,那种事都不重要啦~毕竟他已经见到了比我更值得兴奋的人。”


------------------------------------------

正文请看(请务必要看这里!!!):
我我我不是刻意要虐披集的我也很心痛啊!!这篇里当然不是披集喜欢勇利的设定,只不过就是一个特别为勇利着想的特别难得少见的朋友。一直都超喜欢披集的我QAQ……在原作中披集就没有cp,只有三个仓鼠。明明这么好一个孩子希望官方能给他一个配可爱的女孩子或者男孩子安抚一下我们的披集小天使~本来他和勇利在大学就是相依为命,等勇利独自回到家乡再加后来慢慢融入了维克托那披集讲何去何从??我很想在这篇里为他写一个伴侣,可惜我不知道他究竟喜欢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也不知道他喜欢的是什么样的性格。我的遵旨就是努力不ooc,害怕打脸……所以只能就这么放着了,可能是我一辈子的惋惜。
我在这里分析一下披集为勇利做的事情。这篇中勇利与维克托的初遇便是披集所致,他还特地飞来为勇利鼓气,可惜他途中意识到这样反倒可能会再加伤害到勇利,也不知道维克托会对勇利做什么,是留下记忆还是直接舍弃,毕竟他没有那么了解维克托,这才有了那个晚上勇利醉酒之后两人无声的对峙。此后披集便心生愧疚,于是在勇利失利并且表达意愿之后,主动联系了美奈子和光虹,说是可以计划着一家人出去玩。五年没回家的勇利,就算是和家人也会产生一种距离感,再加勇利这种性格难免会觉得自己在这个家中有一些多余。而此时,让一家人再一起到一个新的陌生的环境里开始分别五年的团聚是再好不过。然后我们的披集小天使还再一次飞到中国住在光虹家为了给勇利的路途再添光彩锦上添花,而此时勇利却正好遇到了维克托。一系列的故事下来到现在为止,披集的内心只想着勇利能与维克托互通心思是在太好了,也丝毫没去理会自己心中那一点被冷落的失望。披集是大佬,同时更是个小天使,在原作中也是如此。希望你在不久的未来也能找到你的爱。




后记
最近身心都疲惫到了极点,之后一段时间也可能停更一段时间然后火力全开(就是这样)
由此可见我上一章的确写得不太好以后会改,以后的会尽力保证质量的!!
谢谢大家的喜欢

(你们见过写肉文还没开始就给自己写死了的吗 感觉自己像个智障 我其实想些清水但觉得不开车不行啊 因为这个号有可能暴露给有熟人了所以不太敢随便发 有点心塞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