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未成年的东方男孩•灵魂伴侣(9)(原著向)


(1) (2) (3) (4) (5) (6) (7) (8)


•我居然日更了想想都觉得激动
•我没存稿了对不起_(:з」∠)_
•最近写文都稍微有点意识流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嘛,还是那句:小甜文一篇 慢热 谢谢喜欢!



清澈而明亮的音乐开始回荡在冰场内。维克托伸展着手臂,开始了他的滑行。刀片划过冰面的声音异常明显,这个男人的每一个动作都充斥着艺术性的优美和伸展,却又不失力度。仅仅一个高速过程中的抬臂转身的动作就能带来跟别人截然不同的视觉享受。关节带动着躯干的向前,远远的想要够来那天边之物,他上半身屹立着,凸显挺拔,动作委婉。维克托轻轻闭着眼,这个曲目似乎不太符合所有人之前对他的印象。他刻意削减了自成年之后就日益增长的男性气势,以更加柔软美丽的形态展现着情感与音乐进行着碰撞。


Agape,歌声犹如一碰即碎的水晶,剔透而展现着毫无收敛的美,太过纯洁而高的可望不可即。维克托银色的发丝在左眼前随着身体的舞动而上下摇曳。他半睁着的双眼流露着温情脉脉,以及淡淡的忧伤。


那动作轻柔的就像个降落人间的天使,又或者是那清纯不入世俗的姑娘。向外甩出的指尖仿佛弹出着冰花,奔向世间诉说着一段段美好的佳话……我想赐予你我的全部和那廉价而无尽的爱!


当这片空间变得安静到再次响起音乐之时,这里彻底变得不一样了。冰面上那个媚笑着的恶魔勾引着观看者与之共舞。这套名为Eros的舞步乍一看十分复杂繁琐,令人眼花缭乱,想让人冲上去与他贴近着身躯摆动腰枝、狂欢。看的次数多了却能发现表演者竟是如此的游刃有余,还挂着危险的笑。


维克托在这一曲中融入的手腕与腿部的动作十分繁多,如果说前一曲是散落爱,这一段便是勾引心。诸多向内勾起的手部动作无疑是向外人宣誓着占有欲和魅力。他下蹲抬头的瞬间手指拂过脸颊,将自己性感的眼神传到了每一个人心里。妄想占据所有,却又不予理会。


实在是太完美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都演绎得淋漓尽致,他结束了表演,勇利觉得自己还沉浸在那令人回味无穷的眼神中无法自拔。“啧。”尤里奥一句话都没说,甩了甩头踏上冰面就把他所有记住的组合衔接滑了一遍。他身材纤细,体格还没有勇利壮,更像是一只妖精一般。尤里奥每一个都十分柔软而到位,却依旧能感觉到和维克托差了一大截。这个15岁的少年缺少气势和感情。沉不住气的他不知究竟如何才能展现好这高难度的曲目。勇利觉得之后不再是自己的范畴便擅自离开了冰场。


此时外面已是全黑,路灯投着惨白的光照亮空无一人的小道。勇利慢跑着,夜晚总能令他忘记一切,忘记自我,忘记心中那些多虑的杂念。他沿着海边,踏出一段段深深浅浅的脚印。一步不小心踩进刚被海水浸泡过的软沙,腿一虚便侧身滚在了地上。


勇利躺在沙滩上睁大眼睛直直的面对着上方的弯月,那个已经被忘却的梦再次复苏于记忆。维克托又要走了。自己为什么总是挽留不住他?或许那个男人根本就不属于自己,能好好跟他说上一句话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他拍拍身上的细沙,掸了掸黑发便再一次起步向着家的方向跑去,殊不知眼泪早已挂满面颊。


------------------------------------------


勇利发现他在自己的床上醒了过来。并且毫无从冰场离开之后的记忆,这感觉就像醉了酒一样令人不爽。他翻身起床,简单的穿衣洗漱之后再次跑向冰城堡。


时间还很早,冰场里空无一人。勇利换上冰鞋,顺着昨晚观看的记忆滑了一遍……可惜根本接不上啊,那会儿他全整注意力都在维克托的脸上,俄罗斯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不管从那个角度看都是那么的迷人。明明小时候更加可爱呢,但自从他服兵役剪了头发就像换了个人。明明还是那对谁都笑得一脸柔和的维克托,却在之后粉丝暴涨极增,成为了公认的世界第一受欢迎的男人。


原来的粉丝说不定都是熟知花滑界的大佬,他们一齐被维克托的技艺所吸引,年少的他甚至比大上他十岁的人还懂得真的控制四肢的力度,跳跃落地时出奇的稳重,又有着年轻的优势,动作轻盈而美丽。每每而优子一起分析、模仿他新带来的衔接和步法都有不同的乐趣,那时是勇利儿时生活中最期待的事情没有之一。


但自那之后勇利甚至能感觉到粉丝团变得越来越虚伪,无数人被他的蓝眼睛所迷惑,被他的帅气所吸引,他甚至不能保证维克托是否还能听到那些真正真心对他的呼喊……同为粉丝也有如此差距。


“喂,炸猪排盖饭。”尤里奥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场外。“等……尤里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勇利赶忙停下了滑动的脚步,诶?自己刚才在滑什么呢?


“你……哎算了,我要开始训练了,你帮我看看?”这话尤里奥说着似乎有点别扭,他自顾自的有些尴尬,换了只脚站着,斜眼看着勇利。


勇利赶紧跑回场外,为尤里奥让出道:“嗯,好的。”简直是令人恶心的恭敬。但尤里奥还是得站在了中央。要是老头子看见了刚才自己的样子肯定会嘲笑自己的,那就趁着他到之前完成……


尤里奥看着记忆中维克托的动作,良好的视力让他连维克托每一个手指的距离都记得清清楚楚。当最后他把手十指相扣伸向上空,仿佛在通过维克托的眼睛看到了那双手和天花板。“看到了没?”尤里奥嗺了一句。


“嗯?”


“记住了没?”


“啊?……嗯,大概……”切,这个人的年龄真的比我大么?我有那么令人害怕吗?!但幸好这人是这样的性格,“那你上来给我滑一遍。”


勇利半迟半疑的走到尤里奥身边开始滑行。努力的回忆着仅仅看过两遍的曲目


最后的动作结束一低头,勇利就看着尤里奥踢着冰屑凑到他身前瞪着他:“你是在小看我吗你这只猪。”“当…当然没有!!你为什么这么觉得……”尤里奥早已是暴跳如雷,绿眼里像是要瞪出火:“那你刚才怎么!!”


“早上好!啊,勇利也在啊!”维克托推开了玻璃门看到了两人。他头发乱糟糟的,睁着惺忪的眼睛,穿着深色的T恤和浅灰色的裤子。跟海报上的维克托不同,他今天的样子显得十分慵懒。“啧。”尤里奥退开了勇利身边,在一旁翻着白眼。勇利见维克托来了,知道两个人要开始训练便有意离开这里:“那我先走了!”


“其实勇利也不用这么拘束嘛,想在这里滑冰就待会儿好了。”可是他还是挠着头,回绝着离开了冰场。维克托看了看一旁快把冰面踢出坑的尤里奥,欲言又止。重新换上了傻傻的表情,他准备好了开始欺负尤里奥的一天:“那么,我们开始训练吧!”


------------------------------------------


第二天清晨,尤里奥特地早起了半个小时,尽全身最大的努力抑制着自己可怕的起床气来到冰场,果然看见那个深蓝色的身影在冰面上舞动,就像昨天一样,滑着他在GPF上失误得不像样的曲目。勇利迈着极其眼熟的步子,用身体踏出节奏感,动作深情而投入。似乎那里有一层薄薄的屏障,他欲把自己与世隔绝,独处在毫无波澜的深渊。那状态仿佛就像在观看维克托的表演一样,令人不禁沉沦其中……


“啊,尤里奥,来的好早啊。”勇利停下来,发现了站在场边的尤里奥。


“啧。早上好。你能不能再滑一遍昨天那套?”


“可以是可以,但为什么……”


“让你滑你就滑!当我没在这里就好了”


“诶?但你就是在这儿啊……”尤里奥不满的瞪了一眼他,勇利赶忙摆好姿势开始回忆动作。维克托,维克托。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滑这套曲目的呢?或者说他在初期编舞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说起来维克托真的是很厉害呢,自己选新的曲子,自己编舞。每次都能给观众带来新的体验和感受呢。


话说他小时候似乎更加活泼,也许是因为年幼,也可能是因为作为首席已久无人到达所以决定尝试突破自我……我还能清晰的记得23岁那年他突然给自己定了一个过高的标准,整个节目编排的满满当当,跳跃更是加到了四个,导致差点因为失误而落第……可是在那个赛季之后维克托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大胆,雅科夫一定气坏了吧哈哈。


还有,维克托从18岁起服兵役的那两年真是煎熬呢。本来舞动时飘飘然然的柔软的银发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年轻的姑娘,而18岁的仙女维克托竟在发布会上毫不犹豫的焯起小刀华丽丽的割掉了一头秀发。那场直播又让多少人随着银丝落地而为他心碎……


勇利不禁抖了抖身体,甩去了那个让他在全家人甚至在所有客人面前叫出来的尴尬场面,但是曾经的回忆还是接踵而至。维克托没有参与的赛季整个花滑界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波。本来大家预计的两年颓废却变成了数名小将争锋的激烈场面,所有人一句话都没多说,但所有人也就像是隔夜之间忽然得劲了似的,无声的战争悄然而至。选手们纷纷拿出了极佳的状态和至今为止最好的曲目参与这场竞技盛宴,甚至有人尝试学习四种跳跃,一度惊得观众们连连叫好。


可是咱们的勇利呢?抱着封有维克托照片的相框,默默的蜷在电视机前做着自言自语评论:“啊,阿克塞尔三周跳。” “啊,这人什么时候学的后内结环。” “摔了可惜……” “……” 勇利自然为运动员们的集体活跃感到喜悦,但怎么也无法把维克托的身影带到他们身上。


期间狗仔们难得拍到的几张照片也无法挽回勇利的心情。大概那会他所憧憬的,不是什么虚伪的美貌,而是维克托那无人能及的才华。


其实这都是笑话。勇利早早的就从心底爱上了这个人。何所谓懵懂少年的爱呢?不同于肌肤之亲的热切,不同于日日相见的温情。不会沉沦、不会迷茫,而是默默的,从心底全盘接受着他,爱他所有的一切。懵懂的少年。


咚。后内结环四周跳,勇利摔倒在冰面。


“喂。你,刚才在想什么呢。”尤里奥阻止了他把整个舞蹈再进行下去,站在一边等着他揉揉腿,慢慢站起来。而那个本是有些尴尬的黑发青年听到问题之后眼珠子转了转,瞬间红了全脸。


“嗯……大概,我是说大概!维克托……”


“哈??那个老头子?!放了我吧……”尤里奥捂着脸道,“我教你4S。”“诶?”“等你跳跃练熟了再把整套滑给我看一次。” “好……谢谢你尤里奥!”


“啧,”尤里奥嗺了一口,头撇向一边,“这是我还你的。这样咱们俩就两不相差了。”


这话勇利听着就不太明白了。您不是俄罗斯的新星么??你欠我什么了?!



后记
我反正认为老毛子剪头发是因为服役不是为了寻求新的自我什么的,这里讲的大概就是小毛子从勇利那里得到了两个L吧(见第十集)让尤里奥明白了注入情感的真谛??类似这样

我想连更三天你们觉得有可能么(๑• . •๑) 毕竟这里剧情是连在一起的断开不太好 下一章不太好写估计今天得磨好久,把这段写完我大概就要开始停更了

谢谢喜欢!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www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