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未成年的东方男孩•灵魂伴侣(10)(原著向)


(1) (2) (3) (4) (5) (6) (7) (8) (9)


•我把这一章称为「尤里奥开心的日常(上)」。(笑脸)
•我来放拖了两天的日更了对不起mm
•来吧 慢热的小甜文一篇,谢谢喜欢!




“呐,尤里奥~你是不是在教勇利他不擅长的跳跃啊?真是好心的孩子呢~”维克托在新的一天摆着打趣的眼光戏弄尤里奥。然后满意的看着他炸起了金毛暴跳如雷的反驳,嘴上还可笑的粘着米粒儿:


“才不是!!我这是!……”


“好啦好啦,尤里奥,我知道。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非要拽你来日本的原因了吧。”维克托的胳膊肘撑着桌子,脸埋在手窝里。


“……那种事你来教不就好了,晚回去好久还得被雅科夫骂……”虽是这么说着,尤里奥已经开始认怂了。


维克托摆了摆手,“你有可能好好的听我或者是雅科夫的话么?也就勇利才能让你毫无顾忌的交流并且从中得到给你这个臭脾气的升华了吧。哎我大概也不用说这么多了,你自己都明白的。”


尤里奥低着头,头帘盖过眼睛,以轻的就像猫叫一般的声音说到:“谢……谢。”这些天他说过太多不像自己说的话了。


“呜哇尤里奥我好感动!!有生之年竟然能听到你跟我说谢谢!”尤里奥在努力克制自己不去看那个男人,“啊,话说起来你已经完全接受了尤里奥这个称呼了啊!恭喜恭喜!”维克托眯起眼睛拍着手,一边摇着上身一边尤里奥尤里奥的叫,笑得一脸欢脱。


“你这个家伙!是不是看不得我对你好啊!!果然跟你就不应该客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闹腾了十分钟,整个大厅终于安静了下来。幸好乌托邦还没有开店,勇利也是为了不打扰他们平日的练习而早早去了冰场。只有宽子一个人站在旁边的厨房里,隔着两块布偷偷的笑着。安静了几分钟,两人也差不多完成了进食,维克托又开口了,这回语气相对严肃一些:


“既然目的已经达成,你也是时候该回俄罗斯了呢。”


“我……这么说你不回去???”


“不不不当然我得把还是个小孩子的你回去啦~”


尤里奥说:“切,别老把我当做小孩子。”他十分应景的没有发火,“然后呢?你要去哪儿度过休息的一整个赛季?”


“唔……大概会去旅游吧,也有可能继续待在圣彼得堡感受一下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体验一下所谓的悠闲。”维克托伸了个懒腰,开玩笑似的说着。


“……”尤里奥沉默了几秒,看着躺倒在榻榻米上呈“大”字的维克托,叹了口气,“算了我管不了你的事,你自己看着办。” 随即两人便不再多说,收拾了收拾便一同前往冰场。


尤里奥虽然是个臭脾气,又有着孩子的稚嫩,但至少有他的自知之明。他向来不愿意欠别人东西,就像勇利让他明白了成年组不再像原来那么简单以及投入感情的重要性,他就返回去教了勇利不擅长的跳跃技巧。


尤里奥认为他把他的东西给还完了,但维克托还没有还,这个日本人给予他们的东西太多了。这么下来尤里奥还觉得就像自己利用了勇利一样,说到底维克托是为了让自己觉悟一些才把他带了过来,当然不仅是勇利,他们还接受了胜生一家人的款待还有勇利那些朋友的宽容。这个小城镇真的住了一群很善良的人呢,似乎在岛上的所有人都是一个大家庭般的温柔。


嘛,的确维克托的事情不关他什么事。


到了冰场之后,维克托说:“尤里奥,我决定了!你还是滑Agape好了!”他还打了一个响指。“理由呢?” “你毕竟还是个孩子嘛,就算极力去演绎Eros也没有任何镇压的气势呢~”


维克托又赶在尤里奥发火之前讲到:“反倒是你的Agape滑的越来越好了呢!嘛,多亏某人的功劳!”


“哦。那我去练习了。” “等等,尤里奥!你为什么不生气?这不像我认识的那个比起暴躁的15岁男孩!”某人看起来有些伤心。


“嘛,大概不仅滑冰,性格也被某个不知道在哪的笨蛋影响到了吧。所以你不用费心了,赶紧来教我动作!”向前走着的尤里奥猛的一转身:“但不用担心!维克托。等我回到俄罗斯之后马上就发火给你看!!”


“wow,尤里奥……”维克托装作一脸震惊的样子捂着嘴大睁着眼,偏偏就是不动地儿。“既然尤里奥觉悟这么高,那咱们今天就不训练了!!” “哈?你每天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啊老头子!!” “咱们去寺庙吧,看看瀑布也是可以的!跟你说说比你多活了12年的经历吧尤里奥,越像是这种地方美如画卷的景色越多哦!来,跟随着老爷爷的脚步一起净化心灵,陶冶情操吧!哈哈哈哈哈!!……”


INS:
勇利:优酱?怎么了?
优子:勇利你可以来冰场练习了
勇利:维克托他们怎么了?
优子:……
勇利:???
优子:嘛…这些天来我算是刷新了对这两个人的看法,尤其是维克托……你想来练习就来好了,啊!我去阻止一下我家女儿四处散发消息
勇利:??????????


------------------------------------------


勇利难得因为某人的活跃而自我训练了一整天,期间思虑了很久关于自己未来的出路。


他曾逃避、尽力不去想这些事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不得不承认这样只会在心底埋下疑惑的种子并且发展得越来越大至根本无法解决。回家沿途海浪拍打在岸边的簌簌声尤为清晰,海鸥的鸣叫也无疑在他心中婉转回荡,久久不绝。


他爱这里的风景,仅仅回家不到一月便要再次离开体验乡愁的痛苦不是他能承受得来的。和家人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他当下最珍惜的时刻,但滑冰也是他此生的事业,两件事情相争着比较令他痛苦不已。现在和切雷斯蒂诺的合同到期了。勇利也曾想过跟维克托一样休整一个赛季但这何尝不是他对自己的另一种逃避。


勇利刚好想到了家门口,就见远远的两人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来,映着黄昏火红的夕阳,伴着自由高飞的翠鸟。要怪就怪他们头发的颜色在日本真的实在太过显眼要不然勇利这个近视才不会注意到他们。他能看到那两个人一路上打打闹闹,似乎嬉戏的很是开心(其实就是某人用智商单方面欺凌),勇利默默的放下刚才的思虑迈进家门,对着微笑的母亲说到:“我回来了。”


------------------------------------------


来吧我们来说说尤里奥这振奋人心的一天吧!


清晨,伴着初升的朝阳,他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新生的力量。他刚刚学习到了如何展现自己的爱,而这让他自己似乎也得到了一种全新的爱,使他变得更加柔和,强大。尤里奥觉得不能有比今天再适合学习、训练的时候了。


然后他就被那个抽了风的男人拽去了寺庙。


他被迫听了那个仿佛就像在念咒一般的僧侣和尚在他耳边念叨了半天,絮絮叨叨的低鸣传进耳里令他头晕脑胀。那个该死的和尚还说什么净化净化的,狠狠的在他肩头打了两下,一个上午过的简直就是昏天黑地,生不如死。


下午的时间是用来打脸再加推翻他对「生不如死」这个词的认识的。本以为维克托大发慈悲意识到了对同门后辈的无理,真的带他细致入微的游玩了九州山水。四月绿意正油,不如盛夏的深沉死板,带着不同于外界的花重锦官,这里仅有的绿却无比鲜活而夸张的显露着勃勃生机,抽出嫩芽的植物都诉说着对世界的赞美。


当我们金发的小猫正兴奋于在俄罗斯难得一见的春景之时维克托戳了下他,指了指远处的瀑布。他可以看见远处的石壁经过常年的冲刷而变得光滑,源头只是细细的小湍,急转直下却成为滔天瀑布,阵阵冲涮的巨响传入耳中,尤里奥时刻准备好了撒腿跑向那瀑布的边缘--然后他又见到那个和他同为俄罗斯籍却比他烦了很多的男人拿出了一件白色的衣服…款式很丑的那种。


“瀑布修行听说过吗,尤里奥?”男人天真的笑容地下藏着刀


“不,我没听过。”
“讲真,我不知道……”
“所以说……你特么离我远点!”
“你干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


之前什么「我怎么可能和别人一起洗澡呢!」的flag也被推翻,他十分无奈的迈进了大池子里享受着少有的自主和放空、忧郁时段。他下午可是被迫站在瀑布底下呆了一下午,鬼知道日本人怎么会有如此丧心病狂的训练!就算他有着自己引以为豪的「战斗民族」体质,也是凉透了大半个心。不一会儿勇利也进来了,看见尤里奥在这里似乎有些吃惊,但依旧泡进温泉开始了他的放空和忧郁。他们俩都没说话,似乎在等着哪个人打破这片毫不尴尬的无奈与平静。


果不其然那个烦人精马上就出现在了这里,吵着要让勇利给他拍照片。尤里奥回顾了一下今天一天,只感觉到整个人被撕碎随意的飘在了对流层中。



后记
「尤里奥开心的日常(下)」我争取明天放出来,实在不行就大后天哈哈哈实在没想到还能拆成上下 由于没有存稿了真的很方这章可能稍微有点赶对不起

(下)出来之后尤里奥专场也就结束了,我也要开始停更了 。说不定中途突然冒出来几次,我也是很舍不得这个圈啊www
后面大概是挑战文笔的时刻了 我……这个渣渣加油( ´・ᴗ・` ) 谢谢大家的喜欢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