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未成年的东方男孩•灵魂伴侣(12)(原著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过度?前两段是自述掌握不好文体稍微瞥一眼就好了
•慢热的小甜文,谢谢喜欢!




胜生勇利,23岁,一个随处可见的日本花滑选手,在短短时间内经历了人生至今最大的惊喜与变故......


当自己就如往常一样的用滑冰宣泄自己的感情并且沉沦其中的时候,被多年来的偶像看到了。还不等我震惊,维克托就一脸兴奋的穿着皮鞋踉踉跄跄的踏过冰面扑到我身上,还“勇利勇利”的喊着,一只手不断的揉着我的头,把发型都搓乱了真是的。但这可是我的偶像啊?他为什么会突然蹦出海报并且挂在我身上?!


我好像瘫软了一段时间,真正意识回来已经换好衣服端端的坐在自家餐桌面前了。尤里奥的那双猫眼就像个扫描仪一般的上下观察着我,实在不能理解我做了什么值得前几天还对我眉开眼笑的孩子这么看我......要说真有什么那就是维克托刚才......呜哇,不能想。说起来,维克托刚才穿着皮鞋就敢跑上冰的样子真是好笑呢~明明脸上那么高兴的样子肢体动作却那么滑稽。


虽说他貌似在跟我一起回程的路上就说了要留在日本,还说要给我当教练什么的......啊啊记不清了,总之要让一个未成年自己回国什么的真不太好吧,可是一想到尤里奥可能还不太喜欢我,那就让他们自己去调节......可惜我错了。


维克托根本就是在欺负那个可怜的孩子啊!


———————————————————


总的来说就是那副神情把我深深的迷住了。


他在冰面上的样子实在太美丽动人导致我再也忍耐不住内心激动的波涛,趁着他还没开始下一套动作紧紧的扑了上去......我这才发现他居然瘦了这么多,明明刚来这边的时候他还是个满身赘肉的小猪呢~可恶,这孩子体力怎么这么好?我一整个人都挂上去了他还能穿着冰刀稳稳的站在冰面上。我向他提出了想做他教练的意愿,极其强烈的表达了,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反应?我不管,我就要留下来,好好的品尝一下这个美味的猪排饭。


————————————————————


尤里奥离开的第二天清晨,维克托一觉醒来,发现这才六点一刻。他满怀惬意的享受着清晨朝气蓬勃的日光,振奋于自己居然能醒的这么早。他没去理会乱蓬蓬的银发,随意的任由他们在自己眼前团成一团,胡乱的飞舞着。


楼下,妈妈早已为他准备好了早餐,吃惯了西欧的面包咖啡的维克托就算是过了这么久依旧在感叹着日本对于用餐的讲究以及丰盛。原来谁见过一大清早还会吃米饭的呢?眼前是整齐而净亮的秋刀鱼,旁边细心的摆着芥末堆和小柠檬瓣。大酱汤的味道维克托不得不适应了好久才真正喜欢上了这个奇奇怪怪的味觉冲击,他现在沉迷于观看翻搅着勺子带来透明的深色汤汁中自下而上的翻滚起一股颗粒浮荡再至蔓延全杯、融合其中,掩盖过豆腐块和海带的视觉过程。


日本的米饭简直妙不可言!就算只让他吃米饭他也可以生吞下一大碗!蒸米是放上不多不少的水,端上来的是颗颗饱满丰腴的净白米粒儿,乖乖的躺在深色的小碗了飘出热腾腾的气息。一入口,麦芽糖的甜腻卷着温暖令人不禁再多嚼上几口,舒适的甜度使人心神放松。


维克托装模作样的挤着柠檬,将渗出的汁液淋在鱼身上下,轻轻一筷子挑起那微微烤的发硬的鱼皮,嫩白色的细肉立刻展现在自己面前,一块一块规规矩矩的排布着。


维克托想着正好自己起早了,可以独自好好享受一下美味的早餐再去叫醒那只小猪,于是夹着食物自娱自乐起来。他把白肉夹到米饭上一起送进嘴里,就像个微型的寿司,甜咸的味道相融合使他浮夸的抖了抖身子,再一口暖身的大酱汤下肚他简直想幸福的在地上滚三滚。妈妈正好准备完饭菜,看见维克托顶着一头乱糟糟但依旧华丽的银发,在屋子的另一半笑得无比幸福,她开心的笑了。简直想让人也去他的碗里品尝一下究竟是什么让这个外表冷酷的男人这么开心。


他趁着饭完全变凉之前完成了早餐,又在榻榻米上小憩了半许。萎靡睁眼一瞧,时辰不早,这已是七点,那个小猪这么那么嗜睡呢?这可是维克托亲自作为他的教练,单独为他一人工作的第一天呢!这么想着,他推开了二楼勇利房间的门,而床上已空,人待在过这里的气息已经散去已久。




勇利本来认为尤里奥走了之后,自己终于可以迎来一个自然醒的清晨,还特地在前一天晚上反复确认关闭了闹钟才满足的睡下,谁知都怪那可气的生物钟,勇利依旧在五点半准时醒了过来,望着自己眼前镜子中咋咋唬唬的自己一脸茫然。废话不多说,勇利省去了可以浪费时间的所有项目,踏着露水的气息走向冰城堡。


他专注的在冰面上画着圆,稍作低头的他能正好瞥见细碎的发丝在前额随着自己的动作而左右摇曳。勇利不知道放空了多久,也不记时间的流逝,直等到了一个气呼呼的身影撞开了玻璃门一把扣上自己的肩头,平常那令人琢磨不透的平滑的眉间终于染上了一丝弧度,中间挤成一团,两边上扬。勇利之前就从来没有见过清晨时候维克托的头发是平顺的,正下意识的想去抚平却撞进了那人赌气的蓝眼睛:“为什么不叫我呢,勇利!我还认认真真多等了你好久!”


“啊,那个,我跟往常一样起早了,觉得打扰了维克托睡觉不太好所以就......”勇利吱唔到,他睁大的眼睛似乎有点发直。现在整个冰场里只有他和维克托,作为学生和教练。光透过冰场迷离的窗户再加上大面积的冰面反射,整个空间都亮堂堂的。维克托本来就是浅颜色的头发在这里更是熠熠生辉,仿佛有一层闪亮亮的粉尘在他身边腾升起来,刺得勇利眼睛有些发痛。维克托还在那里想小孩子一般的生着闷气,勇利不禁有丝笑意。


第二天。


维克托早上一醒发现不好,已经六点半了。他匆匆忙忙的吃过昨天欣赏了好久的早餐,难得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他用沾着水的双手拨了拨前额的丝缕,挂上了水珠的银发尤为好看,就像一粒粒细小的珍珠。骑着车的中途也不忘跟钓鱼的大爷问声好,终于到了冰场喊了句“勇利~~久等我来了!!”。模糊不清的声音回荡在充满冷涩凝绝气息的空无一人的场地间。


“诶?”维克托觉得自己有点蒙。


勇利觉得自己更蒙。他被马卡钦湿湿的鼻尖顶醒,就在醒来的前一瞬他仿佛在梦里看见了儿时维酱正兴奋的环绕在自己身边跑来跑去,唤它过来,它便乖乖的应声来舔勇利的手心......回忆至此,手机里维酱照片的上方大大的7:50映在勇利酒红色的眼里。一时间他不知所措。勇利觉得这只能怪维克托前一天非说自己起早了还不叫他,而今天维克托却又不像他所说的那样也来叫自己。但再怎么说那也是降入凡人世间的神明,不迅速换好衣服急忙清理好自己敷衍的塞点吃的赶着跑过去简直就是对天的违逆。


当他终于到达冰场的时候就见维克托并着腿抱着书包坐在一旁,简直是出奇的安静。他见勇利来了,眼眶利索的发红起来,还抬手去揉:“呜呜呜...勇利你怎么这么玩弄人家的感情......” 勇利见今天维克托的头发收拾得异常的漂亮,那仿佛少女一般的神情让勇利就算被震慑于槽点满满的演技,也不禁吞下了一路上所有的怨言半真半假的跟维克托道起歉,演起戏来。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哭喊着,一旁静静的望着他们的优子默默举起了手中的小金人。


来,勇利。你的小金人。
不,维克托,这是你的小金人
美奈子:等着,我家里真的有小金人,还是两个!!现在就拿过来砸死你们


—_—


那么此后两人达成了共识。早晨七点准时乘坐「马卡钦」号列车,终点站:ice castle。早了不开,晚了不等,正点准时一声狗吠,晚了请吃炸鸡啤酒。这么一来马卡钦越发的是跟勇利亲热起来。


整天往返于住所和训练场的生活勇利简直再熟悉不过,也觉得平常的不得了。可惜神明大人仿佛要在这个本来看似新奇,但其实极小的环境里绕不下去了。新奇归新奇,这里跟现代化城市比起来还是无趣太多。景色已经够了,维克托的手机相册里除了之前一坨子的马卡钦,就是现在一坨子的长谷津那美妙的东边日出西边雨(误),春天这变化多端的季节让维克托在短时间内把同样地点不同的景象看了个遍。除了雪,算是已经看过勇利拍的照片了。


神明大人过于想去追求新事物又不见勇利有选择自己自由滑的音乐的意向,自然是这个小镇开始困不住他的思绪了。没有新鲜感三个字这个身高一米八的俄罗斯人能叫「维克托」么?


他最近开始蠢蠢欲动,没有目的性的,就是想搞点事情。可惜他发现长谷津的人民在新鲜感上还没有勇利来的能令人提起兴趣。挫败感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孤独的俄罗斯男人身上蔓延开来,他打算先报复一下身边这只小猪来舒缓一下自己的心情。





后记
上次停更那么久依旧看到了好多熟悉的ID我甚是感动。
这期间我看了很多作品 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着着实实的新手 但一旦开始码字便会觉得无比开心 这大概就是我写文的原因「他们使我快乐。」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