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未成年的东方男孩•灵魂伴侣(1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回过神来我怎么都一个星期没更新了……
•写文看造化。我努力




两人坐在半敞的神社中一语不发。


长时间的正坐对于维克托来说似乎有些困难。


勇利能感觉到身边的人似乎有些焦躁,还以为是面前平淡如一的颜色并不能使这个男人静下心来的原因呢。


可他立刻又反悔了。能将滑冰这一项技能打磨柔和的如此圆滑感人的男人怎么可能就因为这一点事就焦躁?难道是因为刚刚被迫换上的和服而热到了?毕竟生长于俄罗斯,夏天还穿着这么厚的衣服一定会觉得有些拖泥带水、厚重又捂热了吧。


或许只是有点无聊想说句话罢了?一般维克托都很随便的吧,跟陌生人也很自来熟,在长谷津也会动不动就毫无预知的推开自己屋子的门......不管什么时候,白天还是深夜。幸好勇利早就收起了诸多海报……


其实维克托只不过在烦恼。不知道正坐了这么长时间之后自己的腿脚以后还能不能再穿冰鞋罢了。维克托的双腿现在就犹如一团乱麻般,估计再过不久就会毫无知觉了吧。勇利可是带着种族优势的哦?有些令人羡慕。


眼前的景色很美,至少可以帮维克托分散一些注意力。只不过是单一松木,而那颜色似乎像是要绿的溢出汁来,萃的令人惊叹不已。不同分支上的松针呈片状聚集排布着,光线的错落与高低相辅相成之间一棵树上看似能显示出各不相同的色块,冥冥之间的美丰富了视觉的享受。这似乎证实了绿色能使人心神舒畅,缓解压力。松林长得不高不矮,正好挡住了视线的去路,让人集中于他们自身。这些树绿的有些超乎常理,在水面的反射之下更是滋润鲜明。


勇利特地摘下了眼镜半眯着眼静静观赏。而这时处于他视线盲区的余光中的维克托正欣赏着他专注的样子。这个土生土长的日本男孩和此情此景完美的融为一体,他跟维克托一样身着深浅纵横交错的绿色男式和服。勇利的黑发凸显着他的沉着稳重,散下来的前刘海挡到了尾部微垮的粗眉。棕红色的侧眸如同宝石般点缀了这个有些平凡的面容,要说勇利外表中最吸引维克托的一点,那大概就是这双眼睛了吧。又大又圆,跟他的母亲简直一模一样,只不过少了些皱纹,睫毛稍微短了一些,但依旧密布着。就像现在眯起来也很好看,似乎带了别样的感情。


鼻头也圆的可爱,下面的双唇丰腴粉嫩,现在稍微有些干。他抿了抿嘴,这个画面在维克托眼中无限放大。两枚唇瓣看起来真的十分柔软,让维克托忍不住想上去摸一把......实际上他也没有克制自己。


“勇利,想什么呢?”维克托骨节分明的右手攀上了勇利的下巴,然后他才发现勇利真的比平常的亚洲人白好多,都快赶上自己这个白种人了,“嗯?想什么呢?”勇利也难得的没有抗拒或脸红,这让维克托有些变本加厉。“没有……”


维克托用手拂上了勇利的脸颊,大手将勇利的半边脸包进了手心里。他还扫着大拇指,蹭过勇利柔软的苹果肌。


可能勇利的肤色只是有些偏红。


“我只是在想维克托……”勇利在这里仿佛就像被净化了一般,前所未有的冷静而轻柔。甚至维克托也被境况所感染没有一惊一乍的大呼


在太阳的照射下形状有些奇怪的树影打在维克托的手和勇利身上。


“呐,勇利。跟我说说你吧。你是我的粉丝不是么?关注我多长时间了?”


勇利眨了眨眼:“12岁。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个人呢,穿着‘Eros’那件服装,系着有些不经心的银色长发,在冰上跳舞。”


“那一瞬就觉得了呢,这个人,简直就像个神明,真吸引人。”


“我是个比较内向的人,没什么朋友,跟家人之间似乎也有代沟。从小只有西郡和优子愿意陪我一起玩,但他们也不是能让我说心里话的人呢。”


“但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追随维克托了。有什么不开心的时候,心情有巨大变动的时候,看看屏幕里的维克托总能让我冷静下来。再之后,我便开始学习、模仿维克托的滑冰。那副样子简直就像突然找到了目标一样。”


勇利轻笑了一声,维克托的手随着他的表情变化了不同的弧度。


“这么着过了许久,甚至有几年,我才意识到:啊,这个人,真的是神明啊。他可以净化别人,拯救别人,甚至还能为我指出一条明确的道路。现在的我都不可能那么明确的向母亲说出我要干什么呢。”


“那时真的好果断的决定去滑冰了呢,明明美奈子老师都没有认真的想过,甚至最初还想把我培养成个芭蕾舞蹈员。”


“总之……维克托,维克托……”可能是维克托的错觉,勇利向自己的手心蹭了蹭,、挤了挤,他困倦的闭了眼,“我现在才真正知道,之前滑冰滑成无意识的状态时都是在想维克托啊。想着这一路一直追随者你,一直为你而舞才真正能体会到我自身的爱。”


“在我懵懂又无知的时期陪伴了我多年的你……”


勇利抬眼望着维克托越睁越大的眼睛,轻声的说到:“能接受我的Eros么,维克托?”


簌簌声无从而起,明明身边的只是一片松树林。蝉鸣无线拉长着时间,听了的人全身都充斥着乏力。它似乎在提醒着运动员们时间的流逝。而那个不平凡的男人妄想打破这片不平等的和谐。


“那你能当我的恋人么?勇利。”


“诶,诶?”勇利从昏昏欲睡之中瞬间惊醒了,吓得不知该怎么接话。嘴唇动着,却一个音都没有发出来。


维克托似乎有些得意的笑了笑,怜惜的凑近勇利,挽起他的手,拂上他的额头,嘴唇贴了上去,轻点之后迅速离开:“说不定能发掘出勇利更深层的Eros呢。”


“别这样,维克托!这里可是神社…太不敬了……”


“哎呀,在家里就可以了么,那咱们赶紧回去吧!”


勇利终于红了脸,责怪的瞪着维克托。这个人怎么能够如此简单的说出这样的话?!


维克托终于回答了他的问题,而这句话似曾相识,也在什么情况下对着哪个可爱的家伙说过。他牵起他的手:“那么,就让我成为你的动力吧,勇利。”


在错过的夕阳碎影间,维克托双手不舍的离开了勇利唇与手指。


———


晚上两人便随便挑了个酒店住下,维克托还故意定了个双人床。


勇利以为和自己偶像的「初夜」自己会彻夜失眠,但可惜他毫不争气的沾床就沉沉的昏睡过去,甚至连维克托都还没等。从透明的浴室间挂着水珠腾着蒸汽走出来的维克托,看见勇利微微张口,呼着气息,赶忙闭紧了嘴。


随后他关了灯,轻轻卧在勇利的对面,尽量不让床垫的弹簧发出一丝声响。他没有拉上窗帘,月光下的小猪尤为可爱。勇利胖嘟嘟的娃娃脸让人根本辨不出年龄,睡着之后更像只小动物般,维持着最后的防线,其实毫无用处。


维克托简直想撤回下午说的话,勇利闭眼的时候看起来就跟自己一样是个睫毛精。可惜维克托的发色偏浅,肤色又白,不像勇利的眼睛那样引人……


他今天知道了勇利的秘密,感谢日本的神明让这个人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而他当时却完全愣住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甚至还扯了些无关紧要的话。


总之他也安稳的睡了,同样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那一个点睡着的。只有梦中的勇利感到了一丝轻柔的按压抚摸落在自己脸颊,最后眼部似乎有些瘙痒,他应该本能的皱了皱眉,而醒来时他全然抛之脑后。


————


维:啊腿腿腿!我的腿!!





后记

其实维克托根本没有想到勇利会如此草率的就开口了吧,毕竟事出突然
其实这章可以当虐来看…其实应该很甜的对吧,长久来的慢~~~~热终于有了一点点进展(捂脸)
昨天晚上一个人走夜路 还没带耳机 就开始想剧情 于是乎想好了的某人的求婚宣言在我脑中循环了无数次 以我这个速度 究竟几年才能写到那里啊……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