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未成年的东方男孩•灵魂伴侣(15)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我好像又拖更了好久……期待暑假这样就有时间写文了
•15这个数字不错。之前听说过一个写手在写出一篇长达5万字的小说时才能脱离「新人写手」这个称号,那么自这篇起我终于不是个新人啦!!(可惜文笔依旧无法挽回 但我又是想写…
•对不起我不是学跳舞的……(委屈






总之两人和平的回到了长谷津,在又折腾了半天的情况下,勇利处于极度疲劳的状态中。休息不久,日常再次降临于小镇。可这回,小小的地方足矣将维克托拴住其中了。


他在勇利的身上找到了无限的可能———维克托本人是这么说的。勇利身上有太多没被挖掘出的潜力和精彩,而维克托也坚信自己能如同催化剂一般,加速激发出勇利身上无尽的魅力。似乎不必扩大这里的范围、圈画的领域,只需垒上更惊人的高度,超越自我,直冲向天际。


他知道勇利也在以他自己的方式奋斗着。果不其然,刚回到长谷津不过几天就自己送来了他自由滑的曲目......但时间可能不太对,竟然是在凌晨跳上了维克托的床。


维克托还清晰的记着勇利一脸兴奋的样子,他喜欢的棕红色的眸色里闪着kirakira的光,激动的看着自己。简直就像个希望得到主人表扬 认可的小动物,让人完全生不气来。接过他递来的耳机,避过了他期待的眼神,维克托开始认真的欣赏音乐,以他多年来选曲的标准分析、判断着。结果着实令他惊讶。


“勇利!有这么完美,节奏相符又充满感情的好音乐为什么不早拿来!我竟没有听过......等等,所以这是原创的?!”


“是的......请大学时候的同学写的。其实几年前还有一版,但是被原来的教练驳回了呢~” 勇利有点小开心的眯起眼睛。得到维克托认可的他如释重担,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眼神瞥向一边,“既然连原来的教练都不认可的音乐,维克托肯定更不会喜欢了吧。说到底也是我面对自己的态度的问题,所以前几天就拜托人家又改了一下......”勇利顿了顿, “维克托,你喜欢这首歌么?”


“当然,喜欢啊。所以说勇利你在咱们出远门之前就找过别人改音乐了是么,对不起我错怪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啊,对。那时候…我本来在冰场想跟维克托说来着,但是维克托先我一步说了对我舞技的质疑,当时整个人就被吓懵了呢,完全忘掉这件事了。”


“对不起啦勇利!”


维克托随即表达了对音乐的赞美,又多听了几遍,结果越来越兴奋,最后甚至一跃而起,伴随着他全裸的完美身躯与肌肉线条,拉起勇利就跑:“我忍不住了!舞步已经在我脑中形成了!现在就去把它完成吧!”


“等等,冷静啊维克托!现在可是深夜啊,不不不先把衣服穿上!”


半推半就的让他穿好衣服,维克托才嘟着嘴抱怨道:“勇利不也是半夜冲到我房间……”


“好好,打扰了您睡觉的兴致真是不好意思…所以现在怎么着?整个镇估计就只有咱们两个人醒着呢,冰场肯定也早早的就铺好锡布了,说不定现在都沾一起了!那咱们就各回各屋,好好睡觉行不?”


“不,勇利,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把我叫了起来,还逼迫我穿上了繁杂的衣服,到现在内衣还没捂热呢你又让我回去睡觉!再说了要是我把现在脑中那完些美的的创意忘掉了怎么办?!”


“那就……请你明天再想起来吧。我到现在一直没睡,求放过……”勇利冲着门口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然后维克托也被传染了:“不不不,陪陪我吧勇利!既然滑不了冰,咱们来跳舞吧!”他拽着勇利的手一个回扯,巧妙的将勇利拽到自己身前。可惜回应他热切而激烈的眼神的,却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他可不管。维克托是谁呢?他做出男性主导的样子,此时无力的勇利正好能完美的充当女性角色。双人舞决定。


维克托把手一搭,勇利一言不合就随着他来了个下腰,身体简直要弯成直角了。


“wow!天哪,” 这时只有勇利知道维克托坏心眼的把手往下低了低,身体居然还往前倾,好不让勇利靠自己的力量挺起来, “勇利连这个都会么?连女性角色都如此熟练,比大部分女性的动作还要标准!” 维克托随着勇利躲的步子往后退了一步。


“不要捉弄我了,别有那些奇怪的想法,我只是条件反射!……对,那时候美奈子老师说只用一步下腰到这样才算成功!”意识到自己被误会的勇利立刻清醒了过来,而两人已经开始在不大的空间内起舞。


空间真的不大,不过就是宴会厅的大小再减去一个双人床,一个L型沙发,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摆设的空间。他们就在这里渡步,相依着,由维克托掌领着全局。


刚开始的气氛可能有一丝丝诡异,毕竟整个房间只开了一枚华丽的小台灯,将整个舞台完全笼罩于暗色之间。两人之间也有些微妙。


勇利在刻意避开维克托炙热的眼神,那简直就是一副要把他吃下去的模样。勇利此前从未知道一个人的眼神里能透露出如此强烈的感情,居于那深深的眼眶中的蓝眼睛有一股非同寻常的魔力想要把他吸进去,就像上次那样......所以他回避了,那简直…太过危险。


若此刻有一个路人,见到这位俄罗斯男人这副模样,一定会觉得他正在注视着相伴已久的爱人,或者说是在看正处于热恋中的情人。他整个人甚至连眉心 发梢都在诉说着对某人的迷恋。情欲、信任、爱意和自信等等从他的一举一动中洋溢出来,充满了整间屋子,淤积漂浮在房梁......维克托完美的面容诱发着无尽的魅力,言行上也绝类贵族。看似毫无缺点的他,这是要深情的看上别人一眼……


勇利不禁觉得,这实在太危险了。他似乎难以保全自身。他又禁不住自己的想象,至此已经有多少人为了这双足以让人无法自拔的眼睛中付出了代价?


勇利顿了顿,他开始自顾自的埋怨维克托,好让自己脱离忘掉现在的窘况。说到底也是奇怪,这个俄罗斯男人毫不顾忌别人的想法,闯入了自己平凡的生活,如此的随性而自由。甚至前几天还来了一场莫名其妙、毫无预兆的告白......勇利也是一脸懵。回避也不是,凑近更不对,他只能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那样继续着之前两人的关系。


他们紧紧的贴着对方,在没有丝毫背景音乐的情况下迈着相对、而默契的出奇的步伐。勇利一直保持着下腰的姿势,却也放松的将身体依偎在与维克托的接触之中,丝毫没有乏意,除了一点残留的困倦。维克托依旧不肯收回他的眼神,勇利的脸也不禁越来越红。他们之间的距离近得就像两人鞋与鞋之前的空隙。两个人紧握的两只手,此时已在凉爽的环境中渗出了汗。这大概也预示着平静而轻盈的屋中,两人的内心犹如惊涛骇浪,各有所思。他们舞动着,默契的旋转,合拍的撤脚,谁也不敢相信他们是第一次合舞,就连他们自己也一样。


勇利更加清醒了一些。然后他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和维克托跳舞的这件事,以及刚才居然和他顶嘴的事情,明明跟姐姐都没有过……


“走神了,勇利!”一个低沉的声线令勇利如梦初醒,而维克托为了再提醒他那样的,还未及勇利反应回话,他便撤回了右手,直杵着勇利的侧腰一戳。随着“咚”的一声闷响,勇利一屁股坐在地上,还伴随着一阵从头到脚的颤抖。


“阿拉,勇利!在这么小的空间里跳舞是不能走神的哦?会伤到自己的。”


“对不起......诶不对,本来就是维克托的错吧?!不仅带我在这么小短空间里跳舞还袭击我!”


“好啦好啦,都这么晚了勇利就别闹腾了~赶紧回去睡觉吧。”颠覆了刚才一定要拽住勇利的脾气,维克托把勇利扶起来、掸了掸屁股之后,愣是亲自把勇利推进了房间。


莫名其妙。看着维克托那平滑的表情,勇利不禁想到。


————


且说两位终于得到了自由滑的曲子,维克托也在一舞一夜之中忘干净了那些一时的创意。他也不责怪谁,似乎这种事情经历过很多次,维克托甚至还开始鼓励勇利自己编舞,让他一切随着自己的第一印象,以为了这个曲目编出做好的舞蹈为目的出发。


可是……勇利有些害羞,可能不太敢在别人面前试滑,这就只能让维克托来提升他的自信了。可惜维克托让勇利充满自信的手段只能让勇利越来越虚,脸红到需要休息。所以只好他亲自上阵。维克托脚下发出刀刃蹭过冰面的好听的声音,冰上的王者终于回到了他应在的舞台展现着自己的魅力,对着他唯一的观众,仅仅为他一人而舞。而那人确确实实的被吸引了。


他们最终共同完成了这套滑行,虽然随着练习和时间的推进一定会有更大的变动,甚至一年后这套曲目也会被人遗忘。可在勇利看来,这大概是他一生的追求,无论现在还是未来,他一直都这么觉得。


勇利不断练习着,想从自己的身体里激发出更多的突破。他也在尝试着认清自我,随着维克托的到来,勇利开始逐渐的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开始打开心扉,变得也有那么点会看气氛了。自信感洋溢在青年的心中,「喜欢上自己」令他更加强大。士气正浓,这便是最适合「战场」的时刻!


再过一季,两人共同的赛事即将来临。






后记
那么这篇发生了什么……
我们的小猪敢和男神抬杠了。
我们的小猪猪开始积极向上的进步了。
我最近买官方粮买到需要买肾了QAQ。

切雷斯蒂诺:什么叫做「既然连原来的教练都不认可的音乐,维克托肯定更不会喜欢了吧。」???胜生勇利你给我出来。披集打他!

TBC

评论(7)

热度(20)

  1. 鶖紅陌夏蟻裳披來永晝十七⑅朸呖子 转载了此文字
    甜!
  2. 鶖紅陌夏蟻裳披來永晝十七⑅朸呖子 转载了此文字
    糖糖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