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因为这个世界有你(生贺短篇)

维克托生贺啦啦啦~

退休的传奇 教练维25x新手勇19 
这是一个勇利在原设定基础上,勇利没能成为正式的花滑选手,而两人同样在冰场相遇的故事
•真的真的小学生文笔 自己看着都难受 感觉并没有把想要表达的东西很好的叙述出来



正文

“维克托,这是前几天给你排的孩子哦。” 客服将一个明显已经过了“孩子”年龄的青年引到维克托面前。他穿的有些少,冰场吹来的阵阵寒气让他缩着脖子。


世界冠军维克托已经退役了。他似乎已经放弃了独自一人在只身的冰面上寻找灵感。他一年前大概是这样向雅科夫描述的:


每每当他低下头,清理得干干净净的冰面上反射出来的只有孤独的自己。他望着自己是那样的单薄而无味。他没有竞争对手,世界排名第二的那个家伙拖了他30分还不止,连续三年。


所以在那次大奖赛的结束,主持人隐隐埋着兴奋的口吻向观看表演滑的观众们道出 First Men  的时候,那时已经变成他最后一次呆呆的望着冰面上,目睹自己失落的神情了。表演滑,没有评委席,没有人们尖锐的目光,名为冰的镜面以全黑为背景,投射下来的紫红色的光影环绕着维克托。


他记不清那个最后一次在众人面前滑冰滑成什么样子了,总之没有按着编排的样子来滑。他感觉身上缠着枷锁,所以他单纯的想要挣脱。随着音乐向后侧蹬出冰刀,在表演滑这个全部运动员都抓紧机会放飞自我的时节上,维克托同样想要寻找自我,想要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


 据说冰场上的每一个小伙伴都留着那场表演滑的视频,可他自己也没去关心过。他们转发,他们震惊,那是维克托所达到的更高的一层高度,是他们在正式比赛中永远看不到的。可维克托一溜烟的跑来了日本,而他此刻眼前只有那个19岁的男孩。


“胜生勇利......是吧?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教练了哦~”


而他眼前的那个大男孩,蓝框的眼镜后瞪着圆圆的眼睛,激动得都快昏过去了。



“勇利,你之前是不是学过滑冰呀?虽然脚下一直都踩不稳,但是上半身很漂亮哦。虽然腰很长,特别的舒展,而且” 维克托本来双手牵着勇利在做前葫芦,突然撤出来一只手搭上勇利的腰,“腰腹用力得十分到位,根本不会像初学者那样紧张的缩着肩,死盯着脚下。 ”


“哇!维克托不要突然放手啊!而且别摸奇怪的地方……”


“但是勇利的脚下真的不是一般的晃呢,跟个4、5岁的小孩子一样。”


勇利十分无奈,大概自己不回答那个任性的教练的问题,那个维克托就永远不会给他另一只帮助的的手了:“是的没错,我在我小学的时候放弃了。现在完成了学业想来放松一下,当作一个兴趣爱好。况且……” 勇利腼着头,直直的盯着维克托了几秒,别过去脸,又脸红了。


“哇难道说,勇利是我的粉丝?!” 维克托兴奋的放开了另一只勇利紧抓着的手。




这便是起始。


维克托仿佛有说不完的话,每当他为勇利教学的时候两个人总能聊的很开心。勇利一直都不太会跟别人交流,可在维克托身边他永远不用担心会尴尬与接下来两人该聊什么。


两国人,未成年与成年。大不了他们可以聊日本与俄罗斯教育理念系统,或者说是时代的差距对比呢?


正处暑假的勇利,隔天来一次冰场,每次维克托教导他一个小时。渐渐的,勇利知道了关于维克托的一些事情。比如他是因为找不到创新的感觉,认为自己已经平淡无奇了而退役;再比如,维克托不去当正式教练,培育下一代滑冰健将,而是在一个异国他乡的小冰场当一个普通教练的原因,是他不想在退役后依旧把自己困在赛场以及飞机之间。静谧的小镇,以及欣然放松、没有比赛压力的滑冰兴趣爱好者也有助于他找到喜欢新鲜感的自我。


维克托也知道了,勇利其实是自己的忠实粉丝,并且在认识自己之后因为人生突如其来的惊喜,开心到连续72小时黑着脸,愣是没睡着。这还是前台小姐姐告诉维克托的。


虽然他矢口否认,可是每当他们聊到哪场战役的时候,勇利总能兴奋的道出维克托滑得哪个曲目,甚至连差点失误的跳远勇利都记得一清二楚。那一段时间维克托经常露出一副惊恐的面容看着勇利侃侃而谈,他有模有样的叹息着要是维克托在那个4S,或者说是3A的跳跃要是落地时刀刃再往后压一点点,就能轻松拿到GOE+3了。


最可爱的是勇利反应过来之后还会脸红着咳嗽两声,然后自己练习起来。


当然维克托还是要震惊一下的。这究竟是什么人才能把自己所有比赛中的,小小的失误都记得一清二楚啊!





“勇利,在滑后侧蹬冰的时候,双腿要屈膝,滑出去之后蹬冰脚要赶紧收回来哦!” 


 勇利似乎在往后滑的学习中有很大的问题,


毕竟他下一秒就因为不小心踩了前刃而直接扑进了,在前面扶着他的维克托的怀里。


两个人在那一瞬仿佛就像连着冰面冻在一起了。维克托望着怀里的小黑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呢,勇利就已经揉着鼻子,自己站直了:“哇维克托不愧是现代传奇,肌肉练得好结实!我总感觉今天踩不住内刃呢,这可怎么办啊维克托。”


某些意义上粗神经的维克托也就忽略过去了:“你不是说昨天自己切到手了吗?是不是鞋没穿好,我来帮你系一下鞋带。” 维克托拽着勇利的小手,两人下了冰面坐到围栏外的椅子上。他抬起了勇利的一条腿放在自己的双腿上,柔柔的系起鞋带来:“勇利虽热很有天赋,但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脚腕呢。已经是大人了,脑子里要先构思好怎么滑,怎么控制好脚腕,再动起来哦。”


勇利眼睁睁的着维克托轻轻的放下自己的左脚,又抬起了自己的右脚放在他的膝盖上,解开又仔细的系起来。



滑完冰后勇利疲倦的躺在自己的床上。他稍稍向侧边偏了一下头,那是自己贴了满屋的维克托的海报。7年了。从12岁那年起,他就从屏幕里认识了那个长发飘飘,英姿飒爽的青年。银灰色的秀发在年级轻轻的勇利心头荡漾,那仿佛就像是上帝给予勇利的一抹光辉。他在病床上抱紧了自己的冰鞋,望着电视的眼神变得熠熠生辉,小小的希望从那双红棕色的眼里迸发出来。自那一刻起,勇利就知道,自己的心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维克托了。


可他怎么也想到竟然在自己偷偷背着家人去滑冰的时候遇见了本人。勇利疲倦的回忆着这一段时间里仅属于两个人的时间。维克托一直牵着他的手引导他滑行,在他面前时不时炫耀一下跳跃的技巧,然后露出一副得意的样子。勇利甚至今天自己一不小心扑进那个人的怀里,闻到一股好闻的味道,还有维克托一边用着低沉迷离的音调一边讲话一边给自己系鞋带……


勇利胡乱抓起枕头蒙住了脸。他觉得自己再一次沦陷了,明明刚才在冰场都没有这样激动,现在的心跳却强有力的一次又一次的捶打着自己。勇利本以为见到本人已经是他不幸的人生之间,至高无上的幸福了。他本以为自己会就此打住,没想到自己更加爱这个人了。


这次不是作为支柱的依靠,而是实实在在的爱。






维克托或许一直对别人不是很敏感。可是工作环境使得他不得不注意到了那个孩子,胜生勇利。前来学习滑冰的一般都是小孩子,虽热一个个孩子们都水灵灵的,求学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或而是有些蒙蒙的孩子,噗通一下摔在冰面上的样子也很是惹人怜爱。


可是维克托就是不擅长面对孩子。因为他以为全世界的孩子都像尤里奥一样烦人又有趣!或许这样维克托还能玩弄一下他,可是面对着乖乖的孩子们,他们只会鬼精鬼精的一直看着你,从你身边滑过也用眼神紧紧的抓住你不放。你教她动作,孩子们就会乖乖的点点头,然后迈出稚嫩的脚步。可她们即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也更不会跟你谈笑风生。这个工作还没开始半年呢,维克托就已经厌了。可在维克托的「放弃」这个念头还没开始正式的增生繁衍,胜生勇利,那个孩子就来了。


勇利很随和,熟了之后也很爱笑。东方人柔和的面容和黑发给人一种稳重、安心的感觉,更何况是安在勇利身上。维克托说什么他都会静静的听完,然后玩笑般的再说回来。久而久之,因为大面积接触人群无聊的原因,维克托每天都开始期待起与勇利的会面。


维克托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孩子。大概就像普普通通的小学生之间,因为对方帮自己捡了一下橡皮,之后就会在上课时装作不经意间偷瞟对方那样,维克托有些小注意勇利。他有些想再更多更多了解一下勇利这个可爱点小家伙,比如在冰场外走路时会不会一扭一扭的,或者说他爱不爱吃甜点,再比如在成长中一些令人激动、以及悲伤的故事。


维克托都想知道,维克托想终有一天要问勇利个够,他也急求着与勇利分享。可是......他们所相见的时间仅仅只有一个小时。


 维克托送走上一个学生然后接来勇利,而一个小时之后勇利会换上运动鞋踏出冰场的大门,维克托向他说出下课之后两人在此日便再无瓜葛。他们只不过是对方璀璨宏大的人生中的一个标点符号,维克托对于真实的勇利一概不知。他们甚至连联系方式都没有,约课都由客服来中和。


不过是对方人生中的一个小时,维克托有些费解。他有资格介入勇利的人生吗?






勇利一直悄悄保守着自己内心的喜悦,他认为能够见到维克托已经过的十分满足了,直到有一天,事情终将是发生了变故。


那天勇利就像往常一样在下课把收费单递交到维克托手里。他的教练在两指接过单子之后向着他微笑告别。勇利尝试着把维克托对他的开放与热情当作自己的臆想,可事实就是那样显赫摆在勇利的面前————维克托在于与他告别的时候,眼神在勇利自己的身上多停留了一秒,满带着诚心的笑容那样。仅仅是一秒就足矣让勇利流连的了。


那天的下午乃至晚上、深夜,勇利的脑中充斥了满满一张的维克托的微笑。那个表情是如此的真实又如同梦境的虚幻一般。那是只冲向勇利一个人显露的面容,仿佛那一刻,两人之外的所有都随着冰凉的气息化作了轻绵的羽雾,而维克托只单单在向勇利一个人道出世间的一切,轻柔而美好。


勇利想了整整一天,也没得出来个所以然。或许是维克托真的注意到自己了?勇利不敢想。


可是有什么在他的心里变化了,他开始好奇维克托的想法,他开始在意维克托想同他如何发展下去。而在勇利心中的最深处,便是呼之欲出情感,即将突破最后一道防线,向他一直所爱的那个人涌去他积攒多年的,最高的爱意。


也就是两天后,天色微显黑压青沉,一副马上就要掀起狂风暴雨的样子。等到他们结束了课程再走出玻璃门外,那早已是瓢泼大雨,运动中心的大门口像极了一个水帘洞。水随着透明的玻璃顺下,留住的水珠顷刻便被下一股雨水所携走。两个都没有带雨伞的青年呆呆的坐在台阶上望着雨,还傻傻的感受着被风撩到身上,一丝丝清凉的小水珠。再过不久,玻璃上连雨珠都看不见了,而是如同河水那样倾泻而下,一波一波的冲刷着两个人的心。


“雨,好大呢,维克托。”


“勇利也是,怎么不带个雨伞?明明早上天都那么黑了。”


“维克托才是,身为传奇不知道照顾着点自己。”


……


“刚刚在冰场的时候听见雷声了吧?”


“嗯,吓了一跳呢。”


“这雷,真是没有虚打呢。”


……


此刻勇利心中异常的烦躁到了极致。这场大雨阻碍了他接下来的行程,也就是睡觉,令他有些不悦。可是他真正反映出的感情则是完全相反的。


有什么在躁动,有什么在呐喊。勇觉得耳边就快要炸了,身子不由自主的躲着,慢慢的向靠近维克托的方向躲。雨这样一副杂欢的样子似乎并没能让所有人开心起来,它所营造的,反而是让几乎所有人停下脚步,整个空间,似乎慢了下来。


勇利似乎又自我争吵了起来,有什么在撞击着他的身体。这是第一次,或许是最后一次见到冰场外的维克托的样子了。此刻维克托就坐在勇利的左手边,双臂向后,撑着上半身,腿也随意的翘着,慵懒的根本不像个世界冠军。他嘴唇微微半张,透蓝的双眸愣愣的瞅着打在地上,变成一片圆圈的雨滴。


这场雨让勇利也有些不正常,他变得异常的冷静,沉默,身边的气氛也改变了不少。他准备放下一切,孤注一掷了。


“维克托......我”


“嗯?”维克托懒到连头都没回一下。


“我喜欢你啊,维克托。从很久之前,就很喜欢你了。”


维克托以为是嘈杂的雨声令他听错了些什么,他猛地一摆头,却对上了勇利那坚定、又令人琢磨不透的红棕色眼睛。


然后他的唇被勇利附上了


“不,等等,勇利。” 维克托有些惊慌失措的站起来,望着坐在原地,如同一个小动物一般,可怜的看着他的勇利。维克托的手轻轻覆盖磨蹭在刚刚两人唇吻相接的地方,涨红了脸。一切都来得太快了,这让维克托的心理进程整整加速了一个世界。维克托明明只是想着要去了解,却被勇利的一个吻,唤出了他心底,早已隐藏了多年的、对爱的追求与渴望。


谁不曾想过,想要投入进一个自己所爱的人的怀抱中呢?


究竟是刺激还是自己对勇利产生了真正的爱?维克托不明白,他不敢轻易下定论。他回想着刚才那个吻,勇利深切的表情在他脑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维克托压制着吻回去的冲动,可脑子越来越乱,他瞪着惊恐的眼神想要逃避一切。他一头扎进狂风暴雨之中,想要冲醒这个头脑发热,热切的、又不理智的想要回应勇利那个吻的自己。他想要认真的回答勇利。茫茫之中听见什么人喊叫着他的名字,可自己的耳朵被雨水和耳鸣所蒙蔽,被激发出来打欲望随着心跳撞击着自己,什么也听不见,不想听见了。


可当维克托终于回到冰场大门前,等待他的却是瓢泼大雨中,抱着小腿倒在地上,已经被淋透,还在不断抽搐的勇利。


像极了溺入冰水的小动物。





“呀,维克托。”


这又是另一副景象了,对于维克托来说,极其陌生的勇利。


在光线不怎么好的单人病房,穿着蓝白条条病服的勇利。他坐在床上,手里还拿着削了一半的苹果。看见自己的教练来了,他满脸笑着,不知道在这个空间里的空气对勇利来说是多么的平常。


在那半个月之前的雨天,维克托不过轻举妄动,慌张的叫来了救护车。医院联系到了勇利的家人,维克托也毫无掩饰的向勇利的家人说明了情况。


维克托内心充满着后悔,他就算自己混乱也不能抛下勇利一个人,害得勇利为了去追自己而摔倒。勇利的家人都没有责怪维克托,可他们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痛苦,令维克托心寒。


这之前一定还发生过什么。


“呀,勇利。你为什么还穿着这里的病服?穿自己的衣服就好了。” 维克托尽力把一切也当作平常那样。


“我不像维克托那么挑剔,非要把自己打扮成在整个空间里最华丽的那个。”


维克托看到了床边的人。


“对了,我都还没分享给家人呢,我的教练竟然是维克托什么的。” 勇利有些尴尬的笑着






“勇利小时候受过很严重的伤。没想到他又摔倒了旧伤……我们知道,我们都知道他是不会放弃滑冰的,但是是我们大意了。”


“我是美奈子,勇利的……妈妈的同学。” 这个带着维克托参观勇利家里的女性说着,“我一辈子都在后悔,后悔在勇利5岁那年推荐了他去滑冰。他一直是个积极向上的孩子,冰场里也有相似年龄的孩子,他学的很快。”


维克托看见了勇利屋子里满满当当的自己的海报。


“可是在勇利十岁那年,他伤到了自己的腿。他的医生叫他再也不能滑冰了。”


“还只是个那么小的孩子,勇利一直也没什么朋友,熟悉的也只有在冰场结识那两个幼驯染。我们作为大人也完全不能想象一个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人生追求的孩子,却只能被迫放弃的痛苦。”


“所以我一直在自责,我一直都相信勇利是我见过的,最适合站在冰面上的人。可也就是因为我这股没有理由的执念,让那个孩子受到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勇利那会儿整日面无表情的坐在病床上,整个人完全失去了原来朝气的光泽。虽然他两眼无神,但是谁都能看出来,他的内心已经绝望的泪流成河了。”





“然后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维克托?” 这回是勇利又在讲了,他平静而柔和的梳理着手中,维克托带给他的花束,“12岁那年,我在医院的电视机上看到了你。仿佛是一个上天给予我的救世主一般,那样的美丽,闪闪发光。隔着屏幕也无法忽略你那灵动的精灵似的舞姿呢。”


“那天父亲母亲见到我在看滑冰节目都吓了一跳,想要赶紧去关上电视。可是一直都躲在病房门口外面的美奈子老师,注意到了我眼里闪出的光,跑过来扑在我身上。她知道我走出来了,在这两年时间里终于肯出现在我面前了呢。”


“我一直在关注着你,维克托,从你16岁那年开始。你获得的每一个奖,你滑过的每一个曲目、动作,音乐我都记着。我12岁的梦想便是在未来,终有一天我要滑出你的所有曲目。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就算你退役了也好,甚至你我都老了,我也要滑出来。”


“因为,那是我的神明大人啊!赐予我在无尽的黑暗中,一束光明的神明。维克托,你可能不知道,你给予了我多大的力量,看见你的照片我就能克服心理和身体上的痛苦,那是我……活下去的动力。”


“这回出来滑冰是我自己背着家人背着医生自己偷偷出来学的,这是我十年来努力缘由,我一直都不后悔。但是也因此我遇见了你,维克托。为此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真的好感谢你能在我这回受伤之后,没有任何的躲避,而是直接来见我。”


“所以笑一笑吧,维克托不要再哭了。”


望着勇利屋子窗外,那已经长满了树叶的樱花树,维克托已经泣不成声。就如同这颗樱花树一般,原来稚嫩的勇利痛苦的褪去了樱花般美丽的年华,而坚强的他如今已经长出了坚实而俊朗的绿叶。


“这就是我的全部啦,维克托。我家里的房间,我租的屋子,里面挂的全是你。能在那个小小的冰场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荣幸。即便以后再也不能滑冰,再也不能肆意的跑动,就算……就算不能走路,我也会挺过来的,因为,我在这个世界上还能看到你啊。” 勇利的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放松和解脱。


维克托第一次感受到了走进别人生活的感觉。勇利因为自己而得到了救赎,勇利完全了解自己这七年以来的所有。勇利说了,他喜欢自己。而勇利的坚强与坦率在维克托眼里同样是一副崭新的东西,吸引着维克托想去一探究竟。


新的要素以及灵感?大概维克托已经找到了,那个日本的男孩对他来说就是新的领域。或许维克托不像勇利那样深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爱,可他现在心里,只有想要一直守护这个男孩的念头。


“勇利,我不明白对我来说你究竟算什么。但是,你是我在这个世上见过的最特别的人。”


“我想要了解你,想要知道你过去的每一天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爱着什么食物,喜欢什么类型的音乐,想要知道你身边还有哪些对你来说特别珍贵的人。”


“所以勇利,允许我一直呆在你身边,直到搞清楚现在我心里,这片悸动的真正含义吗?”


勇利眼眶有些湿了:“只要不影响你的话,我真的,可以占据你的时间吗?”


维克托满足的握住了勇利的手:“我一定不会再抛下你了。我一定会一直陪伴着你,直到再一次引领你走上冰面的那一天。”





说不定这会成为一个系列 YOI原著的平行世界那种感觉

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