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未成年的东方男孩•灵魂伴侣(3)(原著向)

(1) (2)

•小甜文一篇~~维克托开始对勇利产生兴趣了www
•其实我……喜闻乐见的卡文了,然后一脸绝望的跑来放存稿。最近我追的文迎来了第二次大范围集体完结,我能怎么样,我也是很绝望啊。
•嗯…走心走心,慢热,希望喜欢~



眼看着侍者为维克托只取了一个酒杯的勇利着实慌了神,但是侍者稳稳地在他面前摆了一杯橙汁。


“……哈?”



“yuriko酱,你还没有成年对吧?”维克托在勇利面前笑的一脸灿烂,用着他低沉而迷人的声线轻轻地开口跟女孩说话,“所以就不要喝酒了哦~今天咱们就好好的聊一聊吧~”


眼前的人儿并没有回答自己,也看不到她的眼睛。然而她在几秒之后拍桌而立,红着脸抓起维克托手里的酒杯就灌了下去,再以一种满带震慑力的动作将空酒杯锤在桌布上。维克托明显已经慌了神,那人儿还嫌弃不够似的,又一把夺去剩下半瓶的红酒直直的给自己灌了进去。从嘴边溢出的深红还未及颈间就被白色衬衫粗暴的抹去,留下一片血红的斑驳,此时绯红已攀上那人儿的脸颊。


“维~~克托!你这个笨蛋!”明显这人的意识已经不清醒了,右手里的空瓶子调了个个,她攥着瓶颈在手里晃悠,“啊……觉得我是未成年,还嗝……还带我大晚上的来吃饭?诱拐未成年少女嘛?!啊?!”凌乱的发丝里透出了勇利不屑的眼神和通红的、质地极好的脸颊。维克托心想完了 一边准备去扶她却又听她继续撒野起来


“我(bo……)!我(atashi)已经23岁了啊!老是被认成十七八岁什么的真是不爽!!维克托!”


“是!”一不小心回应了点名的维克托正吃惊的睁大着眼。


“你本来打算叫我来干什么啊?!……”


“失礼了。”两人同时转头看着进来上餐的侍者。下一秒两人就意识到了他们让这个可怜的年轻小伙看到了什么------女孩激动得站立着,红着眼角右手挥舞着酒瓶一副要敲人的架势,左胳膊上还留着疑似血液的痕迹,男人保持着推脱的动作脸上依旧保留着刚才惊恐的神情。侍者下意识的嘭的一声在自己眼前摔上了门,声音大到让三个人一惊。


过了几秒钟门又被打开,侍者端着焗蜗牛、鱼子酱等小声但又十分急促紧张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脸色苍白的麻利儿快速的走出了房间,留着两个依旧保持着动作的人不知所措。勇利也不说话了,放下酒瓶乖乖的坐在柔软的椅子上,不去动眼前的开胃菜。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直到桌上摆满了汤和副菜,连牛排都开始在桌上滋滋作响才有人开口,维克托带着他那有些尴尬的标准式笑容:


“ yuriko,吃吧。不吃该凉了。”


-----------------_------------------------


维克托望着都市夜色下的两人,被背着的黑发女孩以及没有回头的东亚选手,穿梭在一个个的路灯下时明时暗,渐渐没了身影。 其实yuriko最终也没吃多少东西,维克托倒不在乎钱,而是苦恼着这个已经明显喝醉并且无力在折腾而忘我的扑在桌布上昏昏欲睡的姑娘。维克托皱了皱眉,一手不由自主得扶上额头。耍酒疯的人他不是没见过,而是从来没有人能给他留下像这次的阴影……为了能把她送回去维克托悄悄地渡过去掏出了yuriko的手机,上面应该会留着那个小子的信息:“ 「Phichit 50分钟以前发来的消息」:yuuri,约会得怎么样??你该回来了;-) ”


维克托难得的笑了一下,给这位选手发消息的同时突然有些不解;既然都说是约会了,为什么还要限制时间?“ 我是维克托 你来接一下yuriko吧,在XX西餐厅 ”,确认 发送。然后泰国选手真的就以飞一样的速度来到了指定地点,在维克托那里接过昏昏沉沉的勇利想搭在肩头扶着他站稳,但维克托无言以动作抗议着他,坚持把勇利转移到披集的背上。


披集无法从维克托深眼眶中的蓝眼里提炼出什么感情,倒不如说披集也是么一副模样。时间在两人面色平静的对视之中流逝,却充满挑战性的眼神。披集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也知道维克托的神不在这里,介于是打量还是回忆 一切感情都消失在俄罗斯男人平滑淡银的眉间。似乎不管发生什么男人的表情都会如现在一样波澜不惊,让人难以捉摸。


披集转过身子,悄悄发了话:“ 呐,维克托,我也是你的忠实粉丝呢,下次一定要在GPF决赛上见哦!” 啊,他带走了……“yuriko是真的很喜欢你呢~!”


披集和勇利,一个可爱一个帅气,一个安静一个活泼;一个会倾听一个爱倾诉,两个小天使。正因为两人着互补的性格导致了他们的亲密无间,披集会安慰帮助没有自信的勇利,而勇利则会认真的听着披集他那说不完的话。别人或许会听不下去,勇利却在披集的口中见证了他从未关注过的领域的发展,逐渐兴趣爱好不同的两人也默默的形成了一个圈,迷着相同的东西。他们就是起初没有相同的兴趣爱好却依旧能亲密无间的典型案例。在两人看来对方都是不可缺少的挚友,相伴了大学几年,而当披集努力了半天终于让勇利和维克托约上会之后,他不爽了。披集很有可能无法介入这两人之间,因为在勇利和维克托之间存在一种犹如异性之间相互尊重的感觉。这个前提就导致了勇利可能会向见识更广并且更加向往的维克托扩展更多勇利自己的领域。披集感觉到背上的人越发的重了起来就换成了架着他走的方式。披集现在完全是一副自己的闺蜜谈恋爱了的感觉,而自己又该身处何处呢?


为了躲避就住在隔壁的切雷斯蒂诺,披集安置好了勇利趁着半夜就溜出了酒店。这大概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踏足国外却没有留下推文。可惜他没来得及和女性化的勇利合一张影,顺便在推特上引起一片风雨。披集不禁后悔的叹了口气。


GPF当天。


还在睡午觉的维克托难得迎来了一次平静的自然醒,没有梦境、没有被叫醒。维克托本已习惯了在醒来之后回忆并企图拾起那些即将迅速遗忘的幻象,这回突然有些不适,令他不由自主的思考起来。昨天有着一面之缘的女孩,在维克托心中留下了一个比较奇怪的印象。他明白这不是爱意,更不是讨厌。他只记得当女孩说自己老被误认为未成年的时候一脸不爽,遇到这种事难道不应该开心么?显小什么的……辗转反侧间其他的维克托什么也没想出来,他也就这么无奈的起了床。


“哦维克托你来啦。”


“看什么呢克里斯,都不知道等一下我”


瑞士男人终于回头,冲着维克托一笑:“看我们家大男孩跳舞呀~”


场上,身着白色渐蓝服装的勇利抿着嘴微微挑起嘴角想要逼出浑身上下的不安与颤栗。冰刀与冰面不再发出摩擦的声响的那一刻,他的思绪开始飘荡在广阔的意识空间。他想到了昨天晚上与家人的视频,他想到了披集对他的努力与关心。维克托带着一身酒红色的装束滑进了他的脑海突然转身为悠悠烛光下暧昧的西装惊得勇利睁开了眼。


明明有那个实力为什么总是失败?

为什么要在乎周围?只想着我 就够了。


轻柔的第一个音节带动着整个略带悲伤意味的乐曲缓缓流出。勇利伸出了右手指向上方极力得想去够到什么,然而整个动作都如同音乐一样出奇的轻柔。放弃般的缩起身子,勇利开始在冰面上滑动起来。不像以前或者是别的选手,勇利的这个曲目并没有过强的节奏感与情感,他尝试着用自己的动作渲染这个自己十分喜欢却不受广大听众待见的音乐。他要把自己的感情柔和在其中,让大家听到一首不一样的曲子。


犹如一直孤独的海鸥,只身滑翔在蔚蓝无边的大海之上。高速滑行带起的风撩起了勇利表演服上横来的花边,更放大了他引人的舞步与动作。勇利想象着自己正凌于长谷津的大海之上,他回想着四年未归家乡的思念;爸爸妈妈、姐姐、美奈子老师……一个个身影逐渐形成在他眯着的眼前,孤独感再一次强烈的席卷全身。抬手下蹲的瞬间无不流露出温和与无奈。他做到了,他把所有思念的爱、想念的爱柔和进了这个看似平淡却优美的旋律。他把在场的所有人拽入了这种孤独与寂寞,失望却渴求希望的感情之中。修长的手指摆出一副副华丽的姿型,引着整个身躯毫不吝啬的舒展向前。一个4T+3T的跳跃,落地时刀尖略微有些前倾导致重心不太稳但组合跳跃依旧完成,观众席中只传来轻轻的掌声,所有人都不想打扰这个翩翩起舞的精灵。


勇利的旋转就像他的接续步评价一样很好。燕式旋转抬腿的瞬间深色的下装紧紧的勾勒出从腰线略过臀线再到大腿小腿,笔直中的曲线完美诠释了他美好的韧性与身材,腿部肌肉紧实而有力,却不显累赘,带着青年男性高挑而略偏纤细的意味。再到跳转换为蹲踞旋转的过程旋转轴心也是如此平稳,丝毫不刨出多余的冰屑。一个勇利最熟练的3A,足以是GOE+3的水平,再一个最后的4S勇利不慎因不熟练而摔倒之后他继续着演技,曲目接近最终的高潮,他的步伐渐渐有了更深的力度,也慢慢睁大了半眯的眼睛。他看见了,他真正期待着的那个身影开始引领着他在冰面起舞。旋转、步伐,每一个动作他都尽力想去抓住那个与他面对面的身影,而这个动作在观众看来也异常明显。受尽了孤独的海鸥再一次充满了希望而展翅冲向天空,再一次拼尽全力想要得到那热切的爱……音乐在此截断,闪闪发光的双眼傲然看向前方。


短节目成绩91.4,刷新了勇利的个人最佳。排名在维克托和克里斯还有一个加拿大人之后的第四名,他不禁下定决心想要用自由滑绝个胜负。


维克托早就关注到了勇利。因为前天发生的事情让他不自觉的专注着黑发的选手,然后他就在勇利的步伐衔接动作中蓦然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站在克里斯身旁的他还点了点下唇,笑了笑:啊,这个日本的孩子,也是自己的粉丝啊……这孩子打破自己的个人最佳是没有过多的兴奋反倒一脸严肃,带着决心的眼神让维克托挂上了笑容。他一边换下演出服一边想:日本的孩子都这么有趣么?


大概就是这样?这章没啥好说的 就是各种凑字数……周五心情不好差点把文给弃了…为自己鼓鼓掌哈哈哈 就算写得再恶心我也想好好写完一次。欢迎各位愿意看完这篇的宝贝们多给我提提意见我也会努力改进~主要还是为了大家看得开心嘛~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