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未成年的东方男孩•灵魂伴侣(原著向)(5)


(1) (2) (3) (4)

•小甜文一篇 这章继续慢热
•这几天心情不好……
•更新是我写文的唯一动力,因为害怕没存搞了就赶着写(ㅍ_ㅍ)卡文那段终于过去了



虽然是这么下定决心了,虽然是这么跟自己说了。但是,但是……究竟怎么实行还是一个大问题。好不容易见到了家人,似乎自己的感情还没有收拾好,想找一个人发泄又不敢麻烦父母和姐姐。勇利就这么尽情的沉迷于看着窗外乱飞的樱花发呆,整整坐了两日都快长出蘑菇了惊呼不好,得去练滑冰了。


然后他在床头摸出了冷落了两天的手机,以看时间为目的却发现披集发了新的动态。照片的角落横出的条幅上描着明显的泰文,而那个东亚男孩笑出了酒窝,丝毫不在意周围的众人翩翩起舞,与其说是在练习倒不如说是尽情在冰面玩耍。看他的挚友永远都笑得一脸开心治愈,勇利恍然大悟决定了倾诉对象,点开了视频通话。


“Hi~披集君你现在是回泰国训练了啊~”


“好久不见勇利~是的呦,勇利要回日本也不跟我说一声,切雷斯蒂诺跟我讲的时候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呢~”


“对不起啦披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候说……”


“没事没事,那勇利,你现在有什么事要说吗?”披集一直十分灵敏,勇利一直心事很重,这么不顾时间的来联系一定是有什么情况。


“唔……”


十五分钟略。


“勇利!!”


“是!!”勇利被披集吓得不小心说了日语


“切雷斯蒂诺说的对,虽然你在咱们俱乐部年龄最大,但也是成绩最好的那个。而且你的情绪占据了大部分拉低的分数,所以勇利,你不能就此结束!你一定能找到合适自己的放松的方法!下个赛季我就能参加大奖赛了,我可不能接受没有勇利的GPF哦!一起加油吧勇利!”披集这段话听起来十分的激昂,勇利一直能被他挚友的话语所触动到。


“嗯,谢谢……”


“总之,在迎接新一波的压力之前先去放放松吧勇利~我就先不打扰了哦”放下手机,终于诉说完毕的勇利不禁觉得一身轻松。他换好衣服准备出门。


外面的逐渐下沉的夕阳透过薄厚不一的云层发出紫红色的光,所有的云彩都像嵌上了一层金边,更是有一股暖色从樱花花瓣上反射出来,映在每个走在街上的路人的笑容里。在人员稀疏的九州,没有人焦灼于上下班的急切与漫长,没有身怀绝技的结对青年穿着富有朝气与帅气的衣服在街里街外跑酷滑板。长谷津的四月与底特律有着截然不同的景象,每一位居民都身着朴素的衣物轻轻地陪着身边的人漫步;小小的二楼别墅与砖块的矮墙,亮着小灯笼、挂着汉字条幅的道旁店铺,熟悉的一切再一次显现在勇利眼前。虽说这些都是自己年幼时的日常,而出国在外五年着实令勇利开始无比怀念这样的风景。


就是这样柔和的地方养育了像勇利一家这样柔和的人。柔和与惊喜并不冲突,不管外面的世界是喧闹还是平静,是欢乐还是悲伤,这里才是勇利真正的家乡,真正的归宿。


他又找到了儿时的玩伴,经营这ICE-CASTLE的优酱与西郡打烊之后总为他把着门,任凭他尽情在空无一人的冰场里练习。当然练习什么的并不要紧,重要得在于勇利能在这偌大的场地里放空自己,得到精神上的舒缓。他就像个新人一样在冰面上倒画着圆,半眯着眼睛,细细回想着跳跃上的失误。自己跳跃的时候总是无意识得前倾导致落地时甚至会卡在原地。明明都摔过那么多次了,什么顾虑应该都没有了吧。认真的想想,好好想想维克托起跳-旋转-找准重心落地的过程,不经意之间勇利已经抬腿蹬了下冰面,加速起来向前滑行,看得玻璃外的五人一阵心惊:这人三天没滑冰了就想跳跃??


勇利脑中不断回放着动作,什么都没想之中身躯回转,左腿深蹲后内刃起跳,一个完美的后内结环四周条展现在这个场地间。玻璃外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而黑发青年仍不满足,循着自己脑内的声响与音乐,跳起了那个失误的自由滑。


优子绝对会一生保存好这个录像。实在是太完美了!与风暴抗争的海鸥终将迎来晴天,勇利没有任何失误,没有任何瑕疵的完成了这个自由滑曲目。高超的演技,再加上连今天的第二个4S都跳得如此完美的勇利此时对自己刚才干了什么一无所知,换好鞋子,消失于黑夜之中。优子看着他的背影,不知他在底特律练习时是否也有过像这样状态,刚才那样的完成度。无疑得是如果他真的能在正式比赛中发挥出来,那最后的领奖台上绝对有勇利的一席之地。勇利刚才在想什么?他是以什么心情滑出这一系列动作的?只要让他意识到,肯定就能……


西郡过来拍了拍优子的肩膀,打断了望眼欲穿的她。两人什么都没说,优子也明白了自己丈夫表达的意思。


现在的勇利呢?自从出家门之后一直处于放空,彻底放空状态。甚至回家之后连自己刚才出去一趟干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也没在意,点开电视捧着炸猪排盖饭就吭吱吭吱吃了起来。过了不久,美奈子斜后方喊了一句:“勇利!要不要去旅游?”“哈?!”一家四口人同时转头看向美奈子。


“所以说……那个,你好不容易回来了,要不要一家人一起出去玩一圈?正好放松放松。”美奈子按了锁屏,不打算提起刚才与泰国选手对话了的事。披集那个小子真是会关心人呢诶,为了勇利竟然还来联系自己。所以美奈子想了想,让自己也变得会关心人怎么样~她就这么为一家四口人安排了行程,还通过勇利联系了季光虹那个中国小选手。他亲自发话,建议想来北京的四人不要逛什么故宫、天安门之类的,来了古老与现代并兼的城市总走套路就太无趣了。


光虹和美奈子两个人一起设计好了路线,最终步骤就是由美奈子一脸满足得送走了一家四口了:“勇利,记得照顾好你姐姐哦!说什么长这么大了最多也就毕业旅行去了趟京都就没有了真是让人心寒啊,真利!”美奈子阿姨特别惋惜的向后看了一眼,见到这姐弟俩就跟遗传似的微妙的穿衣品味不禁翻了个白眼,而真利才是真的想把白眼翻上天去。这个人?就这个女人顶着这张脸我连叫她姐姐看起来都不合适,其实我应还该叫她阿姨?算了吧,人家内心比自己还少女……


“不用担心的美奈子老师……”勇利也不知道这人怎么突然就冒出来这么一句,但是想想这次旅行还稍微有点小紧张和小激动。利夫和宽子自结婚之后一天都没有离开过自家温泉,真利也是读完高中毕业之后就一直在家里帮忙。唯有勇利又是滑冰又是到美国上大学,还练就了“日本第一领军人物”,为平凡的一家人也增添了不少意外之事。这回他们放心得把温泉日常的清洗交给了美奈子,把四个人送到火车站之后她便返程,而一家人就难得的关闭U-topia一同离开了长谷津开始了北京五日游。


他们寄住在城市边缘的家庭别墅里,类似于给旅游的家庭出租自己不住的房子那种感觉。这样一家人不仅能住一起,环境还比一般酒店好。


由于第一天到北京已经是下午,规整好东西在只是在周边逛了逛商城。这里真是厉害呐,明明已经快到第三工业区了却依旧人满为患。七八层高度的大楼里塞满了生活消费品与奢侈消费品……以及人。他们倒不会真的来这里买什么,但走在姐弟俩前面的宽子看起来真的太开心以至于挽着利夫快跳起来了。大概是作为女人内心中热爱逛街情感终于得以挖掘,并且正好有地方发泄,在每家店面前都要驻足许久。勇利觉得他等也不是,逛得又莫名其妙,最终大家决定夫妻、姐弟分为两组各自享乐,防止代沟阻挡在国外的兴致。


勇利知道,自家姐姐不像外边的女孩或是女孩子气或是特别假小子,是一个十分有担当的成年人。但当他亲眼看到真利在店里一个大大的“男”字下边取出一件黑色的卫衣时还是不禁为她担心了一把,:“呐勇利,这件这么样?”看到真利还一脸认真的表情,勇利就不信她没看见那个字:“姐姐……你就不能像日本众多小女生一样选一些更加少女或者更有年轻活力气质的……”


“话说勇利你在国外平常都穿什么衣服啊?”真利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勇利所说的话,这回轮到自己弟弟来爆底了,勇利还十分认真的抬头思考了一下:“我么?……除了穿美津浓赞助的衣服以外就是在小店里随便买点便宜货……说起来上次他们拍花滑运动员海报的时候特地还让我穿女装来着…………”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姐弟俩突然又同时开口:“这样不挺好的么,有一种中性美。”……又是一轮新的安静,他们对视了许久,一起笑了出来。勇利一边感叹着不愧是一家人,真利一边感叹着上帝是不是给错了灵魂,两人笑过之后开始并排沉默着挤过人流。


到头来说勇利还是很享受这次逛街的。虽然他们不会在这里买什么,但同样深处国外和亲人待在一起不知道自己能放松多少倍。中途还碰见了日语6的一比的中国粉丝阴差阳错的认出了他这个花滑选手请求合影。勇利不禁有些害羞想要拒绝,还是姐姐挽着他的胳膊和两个女孩一起合了张影。他脑中闪过了美奈子老师跟他说的话,说什么让他保护姐姐,最终还是变成了年长的姐姐护着他的境况。


晚饭时间一家人回合,潦草解决完一餐便沿途散了散步看了看夕阳。同样什么也没买的宽子问着两人:“第一天怎么样?”这可看得出来妈妈对于二人世界十分满意,勇利不由自主得又开始重新规划以后是不是该多让爸爸妈妈两人单独一起。


到夜晚终于降临之后大家又开开心心得爬上了小山,打了打蚊子,望着在北京难得一见的星空。夜幕苍穹之下,不同于日本的月明星稀,北京的前半夜月亮就像找不到踪迹。巨大的黑色背景衬着无数大小不一,时灭时暗的群星在人们眼前闪烁。偶然似见一抹流星划过天际,让人眼前一亮。一家人就在如此静谧之下不约而同的一句话也不说,共同仰望着美丽的景色,沐浴着四月温带季风气候的舒爽,感受着发丝随风摇曳的惬意。


可所谓渺渺兮于怀,望美人兮天一方。未醉也未有君主,而你所牵挂的那个人,现在在哪儿呢?


后记
拍黑板划重点!最后这一段记住了哦诸位~
既然这样我以后也就不说啥了,专注更新。如果有任何建议和错误尽管提出方便我改正,依旧欢迎各位小天使来勾搭,谢谢喜欢!

评论(2)

热度(74)

  1. 维勇Yuri⑅朸呖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