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朸呖子

随意提意见 随意勾搭 随意私聊 只为找到同好
重度/极重度勇厨

【维勇】未成年的东方男孩•灵魂伴侣(11)(原著向)


(1) (2) (3) (4) (5) (6) (7) (8) (9) (10)

•终于有时间写出来了,「尤里奥开心的日常(下)」!!!
•拖更这么久还有人记得之前的剧情么……?
•慢热小甜文,谢谢喜欢~



如果说圣彼得堡是冰,那么长谷津就是水。这里充实而饱和,温馨而柔软。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此处的居民就像这里的水一样清纯、美丽,甚至让维克托有些想双手捧走一端水,如同对待神明般的虔诚那样,带回家慢慢的珍重、品味。


这究竟是多么美丽人生物啊!


隐藏在无人知晓的云层僻地,萦绕着冷雾氤氲,伴随着夜深的寂寞,翩翩起舞。他滑行与冰面之上,充实的展现着自己对于崇尚之人稚嫩的远眺,仿佛在向天边的他诉说着无尽的爱怜与惋惜。


维克托明明观看着无比熟悉,甚至是自己编排的动作,此时却认不出来了。原来的舞步中充斥着玩味与挑逗,邀人陷入癫狂-维克托开始是这么想得。犹如淫蛇般滑腻的缠上同样追求狂热的淫荡之人,用自己诱惑迷离的毒素慢慢侵蚀着对方,随同旁观者一起细细品味着当局者在自己身边、于自己身下自投罗网的一步步踏上无人能及却又虚无缥缈的仙境……


可勇利表达出来的感情又是如此之不同,令维克托发现出自己为了准备比赛而诱发出的感情的动机究竟有多么不纯。勇利就像个天使,凡人中的天使。他一样拥有着人类所有的感情,喜悦、悲伤,欲望、占有。可一切又是那么的纯洁,从不强加于别人身上,默默地独其自身的承受着。精灵不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单纯的用滑冰发泄着爱。他是多么的想得到所爱之人的吻,多么的希望那人只看到自己一人。


此时此刻,那本应已消散在世间、被主人所抛弃的舞蹈似乎再一次被注入了鲜活的生命力,而那可人正向一个个曾经用心良苦、编排的动作衔接,本已死去的感情中注入了自己新的意志。那是一种复燃的美,维克托一言不发的观看着勇利在冰上那尚不熟练的滑行,而他此刻正陷入精灵顷刻舞动新生的艺术中无法自拔!


半个小时前


尤里陷入了无底的沉思。他自信于自己的魅力,却又矛盾的担心着那个变化无常的人会干出什么破天荒的荒唐之事。然而起因只不过是因为维克托小小的一个提问:“勇利去哪里了?”


尤里奥和维克托两个人吃完饭便摊在了榻榻米上一振不起。其内散发的古老而陈旧的气息令外国人无比向往。


这个男人刚用完膳,舒舒服服的趴在榻榻米上休息之后才想起来此刻对他来说还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也可能是因为他的语气过于慵懒无心,同样一脸惬意的尤里奥摸着肚皮,圈绕着自己的金发也没多想就回应了他的已知情报:“这个点那个蠢猪大概又跑去练习滑冰了吧。”


“诶?这个时间还在练习么?咱们整天在这里是不是打扰到他了......”


“你要真关心人家就去滚去关心一下好了,被跟我在这里假惺惺的装做困扰的样子。”


“这点就让我不是很喜欢你了,尤里奥。也别说什么不希望得到我的喜欢!去去就回,跟勇利妈妈说一下哦~”维克托站起来先拉伸来一下,又开心的揉了揉马卡钦。一些细微活动的时间简直要被他放宽到最大限度的时候,这个尤里奥眼中的烦人精才走向了乌托邦的大门。刚还没踏出一步,维克托赶忙跑回了自己住的宴会厅,换下了差点穿出门的旅馆服装,身着光是一条围巾就能顶勇利一身的名牌小跑着出了门。


尤里奥刚开始放声嘲笑维克托的缺根神经的疏忽,毫无收敛的打着滚,下一秒笑容就僵在了脸上。那个小猪可是能滑出令自己都为之着迷的连续步哦?维克托见了怎么可能不也因其而惊艳?!尤里奥感觉自己粗心大意坏了事,刚想冲出去却发现自己也跟维克托一样穿着乌托邦的服装。尴尬之余,他自暴自弃的往地上一扑,不动了。尤里奥一头想着反正就算自己追过去也来不及了并且这奇怪的举动简直毫无理由可言,另一方面他开始质疑自己。这是害怕了维克托见了有所感想再留下还不成?尤里•普利谢茨基,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自信了?


而海岸的另一边,维克托此刻内心正进行着天翻地覆的变化,表面上呢?:“啊啊啊!勇利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现在。


维克托和勇利回来了,挟着一身冰冷的气息。他们两人都身着着深色的夜行衣,神情就如意识到自己是自然醒那样平静而窃喜。尤里奥瞪着眼,仿佛整个人的神经都在噼啪作响。勇利似乎在刻意忽视掉他过于“热切”的眼神,冷汗不断的冒着,而维克托就如同平常那样看似粗神经却令人摸不住头脑。如果尤里奥真的是只猫,那此刻他的尾巴一定精神的炸毛耸立着,或者是愤怒又略带玩味的敲打着地面。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但尤里奥由时间来看坚信维克托看到了小猪的表演,他不敢想究竟勇利此刻的状态是哪一个,若是真观看到了勇利那一副专注样维克托肯定会为之振奋想留在其身边细细的品味再加亲自教导......看现在的样子大概不太用担心......大概。


看到维克托在乖乖的收拾着行李,尤里奥才把之前不符合自己形象的想法抛到脑后。他简直想拍拍自己的胸脯喊,这就是本大爷!!


“尤里奥,还不享受享受在日本最后的时光?马上就要回到雅科夫的魔爪之下了哦。”维克托这几天可能有些话多,奇怪的是那只爱炸毛的小猫仿佛梳顺了毛发上的死结一样心情好得很。维克托把此类现象归功于尤里奥是因为要离开日本了的喜悦以及他开始想念雅科夫的脾气的缘由。他一直提醒着尤里奥别留下什么遗憾好好的欣赏美景,可惜他就像自己养的猫一样喜欢睡觉、在家窝着。除了每天规定时间内的训练,他简直就像飞一样的奔回勇利家里,攒守着维克托屋子边不大的领地。


可怜的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都错过了些什么显而易见的东西。这句话是勇利想到的,毕竟维克托对自己的坏心眼一无所知,旁观者此时简直被自己的偶像渗得发慌。


终于到了他们该离开日本的时候,尤里奥不好意思的用俄罗斯的礼节向优子道着别,一边劝说着勇利不用又座列车又送飞机场的跟着来送他们。勇利红着脸不说话,尤里自以为那是他对维克托的不舍又不好意思开口,于是便不再多问。他们一路上谈笑风生,在机场一起补充完毕一路上所需的热量。当尤里奥拿着自己刚换到到机票刷过二维码走到“出境”的界限外时,回头见维克托跟勇利并排站着不动。


“干什么呢老头子,快走啊?”尤里奥撇了撇头。


“尤里奥,我决定留在日本了!”维克托一把揽住身边的勇利。


“……”


”等等,你说什么?!” 尤里奥足足花了五秒钟才反应过来他现在身处的状况。他刚刚扫码跨过了小门,成功出了境。此刻他和那两人之间仅仅隔了两块不到他书包大小,也不及他腹部高度的两块亚克力透明板,但这就像他们之间隔了一整个时空。


维克托已经转身开始往后走了,轻描淡写的掠过了自己的“罪行”,摆着手:“毕竟已经参加过那么多场国际比赛了,自己坐个飞机总会的吧?拜拜尤里奥!祝好运!”定了几秒,又加了句,“咱们走吧,勇利~”


尤里奥此刻简直想踹开眼前阻挡他的板子但他知道他不能,毕竟这足以构成犯法。勇利在一旁低着头,一看就知他早已知道了这个阴谋的样子,显得有些对不起尤里奥。他没有直视尤里奥的眼睛,轻轻冲他点了点头便也转身小跑跟上维克托......可惜他这时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笑意捂嘴颤抖起肩膀,冲散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尤里奥对他积攒的所 有好感度。


“胜生勇利!你们两个!!”他一时之间根本找不出合适的贬义词来羞辱他们,“喂,维克托!你给我回来!”


“你不能让我独自一人被雅科夫骂!!!”


后记


其实尤里奥的最初目的就是能有个人能陪他回俄罗斯一起被骂。并且介于他年龄较小,他坚信维克托会被骂的更惨一些。心机(误)
那么咱们的维克托怎么可能甘心被骂呢?

所以至此小毛子就暂时退出啦!我们开始甜蜜蜜的二人世界(误误误!)现在简直想冲过去搞事情,然鹅……我怎么可以把这篇的剧情设得这么慢热,慢到自己想哭呜

拖更这么久真的对不起m(._.)m我才不会说不仅因为忙,还被喜欢的大大的文笔惊艳的痛哭流涕一度想弃文)

突然发现现在是周四清晨 只之前那段时候每次都激动的看yoi跟更新的时候。


评论(2)

热度(58)